Think Different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quot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And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有天,早早的上了床,靠在墙上看着以前很喜欢看的一些视频,比如《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比如《俄勒冈大学生版Bad Romance》,如各种各样的快闪。忽然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那个时候很迷快闪,觉得人生中只要有这么一次就足够了。在相当长的日子里,我一直希望有一个足以让自己无憾的东西产出,于是我追寻着每条河流,玩遍了力所能及的每个领域。也曾有过困惑,世界这么大,穷尽一生恐怕也无法感知它的皮毛,但在知乎上看到了答案。 世界上有那么多好书好电影好动漫注定看不完,我们对这个事实该持何种态度? 排在第一的答案邓亚圣: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顿时解惑。 抑郁也是会传染的,情绪还有潜伏期。之前这段日子可以称作是一段积压的情绪漫散开来,终于出了点小茬子吧。看到知乎上有问2013年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答下『买车,买房,失恋,再恋爱,背叛自己,复合,结婚,自我否定,修复,抬起头来重新拥抱阳光。』现在的阶段,就是抬起头来重新拥抱阳光了。我一直在对小糖说,我觉得我有在变好,我也对wewe说,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 工作是生活中极小的一部分,我们一年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上班,每天又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班上,但是这九分之一的青春却霸占了我们的阳光。当工作不开心的时候,阳光都变得冷淡。 回想这一年,虽然家庭频频报警,精力不集中,但也能嗅到一些信号,出身与派系,还是非常重要的。里面的一些感触,要等以后有机会再铺展开来说了。 长时间的怀疑和否定自己让我变得不坚定,甚至难以坚定地以一种指导思想处世。忽的觉得自己应该坚持自己从前的风格,专注于修内,不在乎外部烦扰;忽的又觉得外部的烦扰也是对自己修行的考验,应当努力成为一个和任何人都能完美相处的圣人。放下敌意去观察,很多人是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应当尽情的吸取和拿来。至于品格之类虚幻的东西,人本来是党同伐异的生物,正义圣剑的光辉闪耀往往是为了遮蔽腐朽的灵魂。 一直求生欲都很弱,切断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后,更觉得度日是艰难的事情,只有逼自己看点书。 一年前曾经希望自己在三十岁的时候成为一个什么都会一点,很有生活情趣的男人。现在加了一条,希望认识很多有趣的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