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橘猫


今天傍晚遛狗的时候,第二次遇见了这只橘猫。与上次令人耳目一新的可爱模样不同,这次她眼神没有那么明亮了,上眼皮的毛色发白,像是得了什么皮肤病,最明显的是耳朵缺了一块,上面还有黑色血痂。
和上次一样,她又在我的脚边哼哼唧唧地碰瓷,这次比上次的幅度大得多,甚至还躺下露出了肚皮,也是这样我知道了她是她而不是他。纸纸和上次一样对她表示了友好。
我有些不知所措,第二次遇见,这几天她显然也遭了不少罪,要不要把她带回家?
我在那里蹲着陪了她快半个小时,心里进行着很多斗争。显然以我的收入(虽然我现在没有收入),再养一只猫也是很轻松的事情,即使她和纸纸小时候一样,把我的新家具都弄坏,我也承担得起。但养狗6年,我深知这份牵绊之重。
我慌乱之中,问好朋友要怎么办,她说这是缘分啊,不要辜负了她。可她不养猫,她是云养猫。我又在那里纠结了半天。看到她在我脚边蹭来蹭去的样子,我跟朋友说,看她的样子好想有个家啊,发出这一段鼻头一酸,忽然就做了个决定。我跟小橘猫说,你跟我走到楼道口,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于是我们开始慢吞吞地往单元门挪动,这个时候纸纸有些不干了,她开始驱赶小橘猫,并且对她吼叫,我抱起来纸纸,让她知道她的地位更高。离楼道还有一小段路时,小橘猫不走了。于是我抱起了她往楼道走,她挣脱了。我又在楼道哄了她半天,再度抱起来,她又挣脱了。
我有些火了,在推杯换盏几个回合后,我不再勉强她。我跟纸纸说去溜达一圈,把咱的正事儿——屎拉了,就回家。再度回到单元门口,那只小橘猫还在,但她没有看我,我也没有看她,我们各自回到了属于各自的地方。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大菊在哪里,怎么没图片啊,我要卡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