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就这样了


今年发现,不能以年计的,都不能叫低『谷』。昨天和小鱼聊天聊到,我总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能成为高级中产,从而产生了焦虑。但凭什么呢,自己既非名校高材,又没有很好的家庭起点,高级中产对我来说有点不切实际了。社会学很早就告诉了我们,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不一定能爬升一个社会阶层。回看我们的家庭,至今看来,可能也是从上一代的工薪+农民的组合,到现在的『小白阶层』。小白阶层是吴晓波提出来的一个理念,我比较认同,收入水平已经还不错了,但是没有什么资产,不动产是借助上一代的财力置办的,就不用提资产型收入了,几乎没有。我很小的时候就不会省钱,一直觉得总有一天挣钱大于花钱,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物价的增长倒不是问题,因为毕竟小白阶层收入是有上升空间的,但这份上升能抵抗物价增长,却抵抗不了消费升级。当你买东西开始考虑品质的时候,收入其实就远不能满足了。不过过日子,一代代人总会找到自己的方式,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今年最大的挫败感,应该是来源于陷入的一种困境吧。一种死循环。

希望阶层提升→需要经济成功→必须选择概率很低的创业道路→花掉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无法修补学历和家庭的不足→失去阶层提升的根基。

值得一说的是4、5阶段,因为创业消耗了很多精力,这个和规律的工作是不一样的,很疲劳,仅有的时间更愿意去学习一些当下可用的,收益明显的技能知识,而不愿意重新全面的思考自我,规划一个真正想要的人生。我跟小鱼说,阶级固化或许也不是坏事,让我们安静,做好一份手艺,研究一门学术爱好,获得真正的Inner Peace,兴许反而有点成就了。当你月收入五千,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你还可能羡慕楼下卖烤地瓜收入两万的人。但当你收入两万的时候,你就再无烤地瓜的可能性了。维护现有生活的责任,会摧毁你追寻新生活的勇气。最可怕的情况是,渐渐地你在自己能过的生活和自己想过的生活间迷茫,完全忘记了初心,不知所措。只要你知道什么是想要的,那就还可以去追求,但当你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活在当下』的话,生活也变得全无意义。当然生活远不止这么简单,还有很多无法调和的、难以言表的苦楚。好在从物理或者生物角度说,一切安好,天天晴天,只是内心的煎熬罢了。有时候就像《丈夫得了抑郁症》里面说的,抑郁症会感觉羞耻一样,长达十年的觉得生命无意义,随时可以接受死亡,但从未想过和接受自杀,以及一些在私下里的情绪失控,也只能算是轻度抑郁吧。今年尤其艰难一些,在这篇文章之前,我退化到连一段二百字的日记写起来都很困难。而此前的我,每三天一篇博文,笔耕不辍很多年。当然,我和那些真抑郁症患者最大的不同是,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变好,也在努力,虽然每每力不从心,但从未改变朝着光亮的方向。所以,可能就这样了,但我还想试一试。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