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大妈


今天迎接了两个大件新家具,安装费了很大的功夫,也产生了很多包装垃圾。我跟负责卫生的陈师傅说不用收拾,我弄完了会打扫。

期间来了一个大妈,我们管她叫北方大妈吧。她住在四楼,平时捡捡纸箱子换钱。能住在这里的人至少不是需要靠纸箱子换钱维生的。想必是老家带来的勤俭生活习惯。我允了她所有的纸箱,她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要了这么多东西,于是承诺帮我把泡沫也清理了,我说不用,我自己收拾就行,你拿你需要的东西。

她知道我住在17楼,顺着电梯上来收没在楼下拆的纸箱,竟然径直走到我家里来。我没明白她的意图,问她,你进来做什么?她弯腰去捡铺在地上的纸板,我说还有用,用完了给你。她就出门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门上挂的军用匕首,她应该庆幸这不是在美国。

负责卫生的陈师傅,可能是她常年的竞争对手。但陈师傅知道敲门问一下箱子还要不要,不会直接拿走,更不会不经允许进入别人家里。陈师傅是正规军。

她很担心纸箱子被别人捡走,于是在装配工人一边拆包装的过程中,她就蠢蠢欲动地要动手了,装配工人应该是两口子,女生不是很乐意,但碍于我的面子没有骂她。我也碍于她的面子,没有说什么。

最后东西装好了,装配工人急匆匆地离开赶往下一家,后面还有四家,已经是晚上六点。北方大妈在清扫战场。她按了电梯,电梯打开,一个南方大妈在里面,看到北方大妈抱着一大堆泡沫板子,很嫌弃地说哎呦哦哦,我出来你先下去好了。北方大妈把东西往电梯里一丢,弄了不算是半天但南方大妈一定觉得是半天的时间也没弄进去。南方大妈不耐烦了,又改了主意,要自己先坐电梯下去。她提着买菜车,应该是急着去买菜做饭。

北方大妈说好好好,你先下去。南方大妈轻声嘟囔了一句南方话,关了电梯门,北方大妈在电梯门关了后,也嘟囔了一句北方话嫌弃这样的南方大妈。我是北方人,所以我更确定她是在骂这个南方大妈类似斤斤计较的品质。

在大妈交火的一瞬,我最害怕的事情是北方大妈认为南方大妈是我妈,第二害怕的事情是南方大妈认为北方大妈是我妈。但北方大妈打破了我的担心,她说我还以为那是你老婆呢。我说我老婆有这么老吗?

我提着扫帚和吸尘器把1楼和17楼楼道里的泡沫都打扫干净了。我们的公共空间也第一次受到了被戴森打扫的殊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