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不是X100能医的

今天跑了五公里,胃开始痛,这么久没运动了果然需要时间来恢复最佳状态呐。然后椭圆机十分钟,剩下半个小时各种器械,直到浑身酸软双臂太不起来,洗澡回工位坐着。大条先走了,于是我就悠闲地写完这篇博客。唔,要对的起咱的MarsEdit,笔耕不能辍!

今天跟组里同事吃饭闲聊了很多,平时跟老罗(领导,不是罗永浩,虽然都是罗胖纸……)聊器材最多,我跟他说,我对我买X100的理由产生了根本的动摇,说白了是昨天博客里说的关于物质和精神的追求方向。作为一个非以此为生的摄影玩家,无敌兔已经是再好不过的机器了,我每天用一个可以把我15寸电脑和相机装在一起的帆布包背来公司,然后再背回去,偶尔拍一张就是和大家出去吃饭,或者将相机借给小璇妹子拍iStyle日记。我和老罗说,如果我买了X100,我能预想到的生活不过是用一个轻松的手提包而不是那个巨大丑陋的帆布包背着电脑和X100而非无敌兔罢了,无论背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因此而更多拍照。

就如当初我卖掉爱死小白兔的理由——再好的镜头不用也是浪费的——一样,再好的机器不用也等于零。我的问题所在根本就不是机器的轻重还是大小。

从我的糖水湾关门之时,我就患下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拍一张照片,后来慢慢的好了一点,开始拍媳妇和叶大条,镜头不愿对准除了非常亲近的人以外的任何对象,无论无生命的物体还是灵长类动物,至今如此。还推掉了同事陶老师的婚纱照,现在想起来有些歉疚。我一直在什么事情上都比较看得开,可每当想起糖水湾心里总是莫名的痛,明明痛吧还老喜欢想。可笑的是当初我志愿并不是人像摄影,更希望做一个用镜头作战的战士,为了一些自私的理由去浪费爹妈积蓄来开人像摄影馆,而现在却更不愿意用相机去走进和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这块心病至今没有医治的良方,虽然没医好这一块,我也非常快乐自由的和小媳妇过日子。找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充实自己的生活,从前很不愿意进电影院,现在却经常带媳妇去,又开始看很多纯文字的经典书籍,玩时长五六十小时的RPG。从事着与摄影息息相关的工作,却总在精神上开小差,努力去重产品而轻摄影这块内容。

心病不是X100能医的,今天去存钱,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攒够了X100的钱。但是我想暂时我不需要它了。

附一篇文章,当年在最难过的时候写的:

《糖水湾,永不说再见》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