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


说起来,我和黄小糖虽然是一所大学甚至一个院,但我们对学校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她是从小学习很好,老师都宠着,一路重点中学重点高中,然后开始变得不好好学习,一路往下掉,从清北浙武水准(她们班九成人都上重点)一路掉掉掉,最后掉到湖北大学这种普通一本。
然后我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习就很烂了,初中也很烂,高中也很烂,在高三之前没有离开过班里倒数十名。是我自己艰难的从泥潭里爬出来,从全县五千名学生的四千多名的专科水准一路爬啊爬啊爬啊爬啊,最后在山东三十万文科考生中考了四千多名,这已经是1.3%了,但也只是一个普通外省一本。
黄小糖是掉下来的,我可是爬上来的,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感受一下我们山东,1.3%的人,不算凤毛也算大熊猫了,但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外省一本,这个分你想读个省内一本门儿都没有。
教育资源之不公平可见一斑,我们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知道人生有多种实现方式,而上一代人只能够,也只知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其实我们上学的时候,富有的、有见识的家庭要么就人肉移民,要么就高考移民,要么就提前批飞走,留下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孩子。
在这个大杭州奋斗了也六年了,回头一看、环绕四周,生活圈子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城里人、除了周边省会城市的人,就是浙江省的人,极少有我、黄小糖这样农村或小镇出来的外省人能真正立足,在小地方的人,哪怕从农村迁到县城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我的同事们,武汉的,南京的,南昌的,合肥的,他们其实永远不理解你为什么请假回家两天要在路上,为什么要开车而不是高铁,他们不知道你回了你所在的省后,去家里还要三四个小时转车。
挑今天这个日子,我无心装学生、调侃高考,我感恩高考,让我爬出了泥潭。我感恩父母,举家之力让我和黄小糖这个农村少女+小镇青年的组合能在杭州扎根。我感恩杭州,它的开放文明让我从未有过退回小镇的想法。我感恩自己,你从未违背自己的内心做哪怕一件违背原则的事情,但你今天还是活得很好,挺牛逼的,亲自己一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