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魔兽世界,趁现在太美好。

?xml version=?

?xml version=?

这是一篇博文。

已经进了副本,一边打一边在popo上跟媳妇说:
x 我想删掉魔兽账号了。
o 为啥? 
x 因为我不是小孩纸了撒。
x 不删号了,客户端删删好了,又不是那个需要靠删号来阻止自己的小孩纸了

最后一次副本还是刷完了,残阳关,不似平时的规规矩矩,第一次一路拉着怪跑,到最后才一起A掉。如喵嘟嘟喵说的,糖水你太乖了,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其实你可以自己多主动一点的。我的确是一个不够主动的人,不够风骚大胆的坦克。
more

这是我第一次玩穿了一个小版本,5.0-5.1,有点沾沾自喜,虽然当初跟基友龙(不是沙时龙啦,基友姓龙)说,我一定要玩完一整个版本!但还是没有熬住孤军奋战,今天又AFK了。

从残阳关随机退出来的时候惊觉自己在千叶石林的水面上,于是顺道去了黑龙妹。在副本里枫叶密我去打25宝库,我说要afk了,枫叶还以为我开玩笑,说滚粗,快来!

有点享受最后的时光,打完,开尸体,没有黑龙妹,炉石,下线,afk。85第一次来奥妮巢穴就见到了坐骑,两个人刷,被基友龙roll走了。

我一直认为,人生来带着运气属性。而游戏是验证它的最佳工具,而我,在两个人及以上的任何roll点中都必然名列第二。也是魔兽让我觉得好像运气是有点不好,要更努力一点。游戏里就多打打牌子,也可以提升的挺快;游戏外就多学点东西,多长点记性,在危急的时候不至于慌乱。

有时候感叹自己错过了魔兽百花齐放的年代。我是70级后期才接触魔兽世界的,第一个账号是暗夜男德鲁伊,叫拓跋苍鹰,在一个貌似是鬼服的范克里夫,和基友龙开始魔兽生涯。龙玩的牧师,也真苦了他,第一次接触魔兽居然玩的牧师,于是当我28级的时候他10级,当我40级的时候他20级,当我58级的时候他20级,当我70级的时候他20级。当我俩都站在锦绣谷的时候,据说他那个牧师还20级。

我比较容易专注,这样的进度差距很快就让我们没法再玩下去,70以后买了一套声望蓝装,和几个人刷了刷能源舰(貌似还没过)。前几天在NGA看到一个帖子召唤回忆,说说自己魔兽里第一次遇到的人,除去基友龙是我大学同学外,一起刷能源舰的这几个人应该是在”正式场合“第一次遇到的了。可是关于他们的名字我早已忘记,只记得其中一个人说:

  • 苍蝇,你以后就是我们的MT啦,一起刷本吧

第二天我第一次afk了。于是错过了魔兽的黄金时代,包括停服的那段文艺复兴,各种视频,各种文学作品盛产的时代。再次进入魔兽世界已经在台服了,TOC(你看又错过两个小版本),当然又是被基友龙拉来的。

因为失恋,重新在基友龙的带领下开始魔兽征程,无聊的日子都耗在这上面,一级的小盗贼诞生到85只用了20天,期间纯任务。可惜我是一个有骑士精神的盗贼,也不知为何迷迷糊糊选了这个职业,一直用战斗天赋,从不偷袭人,基友龙说你应该玩战士啊。

没多久后,又afk了,不过这次是由于网络原因。清晰地记得是某次台湾大地震后,网络再也不好了,用代理也不成,再忍了很久后,和女友分手五个月又和好了(具体时间线对不对也忘了,我记性超差的),反正不知不觉又淡离了魔兽。

之后的这段时间玩摄影,一直到大四,因为一些不成熟的想法问父母借了很多钱开了摄影工作室。这笔钱赔掉后至今未还,不过我并没有打算敷衍了事。

在工作室经营不善的日子里,我又找基友龙玩起了魔兽世界,这次回到了国服,貌似还是TOC,呃,这个时间跨度……这次花钱买的代练牧师,倒是蛮适合我的职业,操作也不错,afk的日子里被他们强拉起来打本,觉得我比他们好用,虽然好久不上,但键位什么的倒是习惯动作了。

毕竟工作室一直在赔钱,自己马上要毕业了,不敢再胡闹下去耽搁自己和女友的前途,开始找工作。一种时来运转的强烈感觉包围了自己,顺利的进了一家自己未曾想过的公司,WY杭州研究院。

再次再次进入魔兽世界已经是CTM的后期,这次我经历了版本更迭,感受到了新版本的到来,和很多玩家在了同一起点——MOP。

不过说来尴尬,MOP这个完全没有历史继承感的版本显然没有那么“荣耀开服”的意思。这次我努力做着一些自己不太习惯的事情,好歹玩过了5.0,在5.1afk,也挺美好的了。

回顾了下从前的魔兽生涯,竟大都是一个理由——逃避。

进大学一年多时候接触魔兽,正是对大学失望之极的时候;去台服的时候是失恋五个月期间;回到国服的时候是自己工作室经营惨淡的时候;而这次MOP又大是和五年感情的女友又遇到了一些棘手问题的时候。审视自己,忽然觉得卑微。

几天前跟女友说,我觉得自己以前有个很错的地方——当我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就卖东西。这就是一种逃避,现在自己工作快两年,攒了点钱,至少衣食无忧,就想,我在人生中的哪个阶段居然会缺千把块的钱呢?如果在当初缺这千把块钱的时候勇往直前而不是畏首畏尾,是不是会得到更多的宝贵品质?

从一个失败的广告学专业毕业的摄影师到一个产品设计师,我更加珍爱魔兽在产品角度的伟大,可是我却仅仅能享受这个。

  • 你对游戏品质的苛刻会让你丧失很多乐趣,和一群朋友玩一个傻逼的游戏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啊。

基友龙曾经这么对我说。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群朋友我无法得到,虽然断断续续,我好歹也在魔兽世界里游历了四年,可是我并没有在游戏里交任何朋友,看似难以置信,我喜欢solo升级,满级了混混野团,很难和游戏里的人交朋友,而到了MOP,就如上面提到的,“我努力做着一些自己不太习惯的事情”,就是与游戏里人交朋友。虽然相谈算欢,但毕竟自己天生就是喜欢一个人玩的人,有基友龙一个就觉得足够,公会也不是那种有组织有纪律的公会(或许之前是),大家也没有什么并肩作战的情谊。于是我最慎而重之的最后一次尝试提前宣告结束。

基友龙是现实中一个因为游戏认识的兄弟,谈论的大部分事情也离不开游戏,也正因如此,我和他的友情中充满了快乐,而不似生命中其他朋友交织爱恨情x的。其实谁没个依赖呢,看似坚强的人只不过依赖的比较少。

  • 他在这个区有好多基友,我却只有他一个。

他转服后复活我到了这个区,玩我不喜欢玩的联盟,从前会选一些想成为的人进行自我RP,联盟中实在没有足够诡异的造型,就选一个最像自己形象的人,几经辗转,又矮又胖又大叔的矮人成为了我的选择。刚开始玩坦克,基友龙说你只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全局观不行。过了一个月我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坦克了,一个游戏而已,我又不是多笨的人,熟练就好了。

基友龙是个老师,CTM的时候他在初中部,MOP的时候他就升级到新大陆高中部了,时间少了的情况下还要做日常单刷妹子,于是线上相见的机会更少了。人是奇怪的动物,本身我们同时游戏的时间并没有太多,但是只要我知道他在玩,心里就踏实,就可以自顾自的玩。在魔兽世界里,我太依赖他了。

来WY的日子里,一度非常由内而外的奋发向上,并且也是不久前的事情。在感情问题纠缠着自己的前一段时间里,整个人都消沉起来,原本很有干劲的几条学习线路都没了下文,虽然自己觉得这段日子成长飞快,却是因为一些岗位调动,让自己被迫接触更多,成长更快,自己原本可以借此机会实现能力的飞跃,可却又因为不快乐躲进了魔兽世界。

人当然不可能一辈子魔兽世界。

明年上半年,我计划买房了,这对于23岁的我或许过早,但爹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房贷压力,你永远也存不下钱来。

是这样,我在不玩魔兽世界的日子里,玩摄影的钱哗啦啦的流,工作后又喜欢钻研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死飞,长板,邦戈鼓,一个月开销惊人;好笑的是,在重回魔兽的两个月里,倒是开销降低到了最低点,攒了不少钱。但重复的做日常这样不变的东西绝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选择做产品设计师正是因为这份工作每天可以面对很多新的需求,实现很多新的想法,这对我是绝无仅有的快乐方式。折腾来折腾去,我想我也有足够的能力协调开销和汲取新事物了。

我从不后悔玩魔兽世界,也不遗憾因为魔兽世界浪费的每一寸时光,虽然没有亲历过童话般的魔兽友情故事,我依旧会为各种真实或者虚拟的传说而感动。作为产品人,又亲历过两件人类数字文明的神器——苹果产品与魔兽世界,都是莫大的荣幸。

我用了很久的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情重新迎接阳光,但做出决定却只在短短一瞬,不会不负责任的离开没打完的随机本,不会不回复最后跟我说话的朋友,每一寸心情都是那么的舒适。

永别了,魔兽世界,趁现在太美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