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应当冲破乌云去看太阳

     和wewe去吃混沌,店员毛手毛脚,速食的产品盒子也不撕干净,拿碗筷都单个单个的拿不管我们是两个人吃。但是看着他们无数的外卖订单,我跟wewe感叹,这个世界上,勤奋就能赚钱,勤奋是最重要的品质,我们平时沾沾自喜的智商情商,如果没有勤奋的基础,都是狗屎。偏偏这个品质如天赋般珍稀,我不具备,或者现在不具备了。

     要说勤奋,曾经当然有过,说实在的高中我不算勤奋,就算是成绩突飞猛进的高三,也只不过是学得了应试教育的方法。那个时候主要生活就是读书,没有稀奇古怪的电子设备给你研究把玩,也没有千斤万两的生活压力压在心头,自然再懒惰也脱离不了读书的事情。所谓休闲,就是读一些无关的书,那个时候迷金庸,一天的阅读量在四十万字,四五天就可以看完天龙八部,金庸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从头看到尾,翻过来再看一遍就是最好的休闲,内心也特容易安静满足。

     整个大学都是混混过去的,老师也不教实用知识,我也懒得去听,大三时候去水姐姐的朋友摄影工作室里打了一个月的免费工,就自以为掌握了必要知识,可以开店了。后面借了老爸十万块,亏得剩下三四万。我人性的弱点在这个阶段暴露得很彻底,我却以痛苦得无法直视为理由多次搪塞过自我的责问与反思。想想我有时候会责备糖妞总逃避问题而不解决,事实上我也是一般模样。现在入职整整两年了,人说工作三年是一个台阶,可我在这第二个年头觉得自己之前的两年并没有实质上的进步,这样下去我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荒芜下去了,工资总有增长,生活也总会越来越好,但再多的物质又如何驱动我这没有灵魂的驱壳?

     首先要把在武汉死过一次的心脏拖出来,重新解剖分析。

     开摄影工作室的时候,信心满满,但这种信心其实是一种非常盲目的乐观,这种乐观不建立在任何分析之上,只认为我借助外力,改变现状,当改变了现状后再去在新环境中寻求道路。这是幼稚的,有人说的有道理,出去旅行不过是放松,旅行回来后,原先存在的问题依旧存在,还是要重新开始去解决问题。正如我对现状不满的时候,我去利用物质改变环境,但问题确实遗留的,不因环境改变而消失,因为出了问题的不是环境而是我本人。而物质来源于父母的亲情支持,这就增加了我的罪恶。试问自己,我的烦恼我的焦虑,有多少来源于对辜负父母支持的内疚?其实很少,大部分时间还是焦虑于未曾解决的问题。

     我当然也曾兴奋和勤奋过一段时间,采购东西的时候,大热天大雨天,都严格按照计划采购东西的时候。实际上这些都不是那么急的事情,及时做了固然是好,却也决然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至于搬四五十公斤的东西分散唐爬二十六楼,可以说是辛苦的智障,买东西前不进行仔细调查,出了问题才用笨方法解决,也不值得夸耀。但彼时彼刻,好歹算是勤奋过的。

     我总把问题归咎于客观,归咎于糖妞,纵然我出于情义,很少在口头提起,可天知道这些失败上我有多么怨她。有人说,『有个女朋友有什么好处?就是你开始为你个人的失败找借口,把你的问题归咎在女朋友的身上。』想想这不算是男人的作为。就算有一个懒懒的女友,她跟着我不是为了来吃苦的(愿意吃苦固然是爱、勤奋和朴质的极佳品质),所谓的那些在精神上的拖后腿也是我自己给自己的颓废消极找的借口罢了。

     翻看evernote里的工作笔记,我发现即使是这个公司这个岗位,我还是非常勤奋的工作过的。我会经常分析自己的工作方法,分析产品现状,分析未来可以尝试的新idea。一百多篇工作相关的文档见证了自己曾经的努力。现在看起来好像做梦一样,如果镜子里是过去的我,他也一定会狷狂的笑我是『傻逼,loser』。我也记不大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消沉的,虽然买房是个比较大的打击。在外人看来,一个月内忽然买房买车,貌似人生圆满,却有很多隐情。

     正因为不打算买房,我才计划买车,并且向父母透露了这一点。算上公积金(租赁提取)和存款,贷款买一个MG3是我当时饿的想法。但是老妈听说我不买房,就要补贴我买车。后来就借我全款15万,买了新福克斯。计划赶不上变化,父母四月来杭州玩了一圈后,又推动了买房的事情,这次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仅仅过去一个月,买房的事情完成了。在此还有一个声响不小的插曲,因为要买房,写两个人名字要结婚,黄总拒绝了我,或许因为年轻,或许因为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一年多了)关系并没有以前那么好,或许因为还没见过她爸妈,或许还有其他理由,她拒绝了我,虽然现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有疙瘩,当时却是非常的难过。一个人偿还房贷,不能用她公积金之类的经济问题从来都不是我烦恼的理由,但我觉得她慌张的样子让我很受伤。虽然现在不那么在意了。

     买房自然又是父母的全力支持,以我现在的工资,还完房贷,养车,是客观性的月光了。我忽然有种老虎被阉割了的感觉,虽然获得了高起点,但我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我了。虽然经历了创业失败,但工作后好歹我不再花家里钱了,以前只有思想独立,现在有了经济独立,忽然活得更轻松了,这样的轻松只持续了两年,我就被绑回去了,被父母的爱和压力绑住了。被绑住的此时此刻,我却不在最佳的状态上,没有因为压力而要迸发出更强的动力;却又在给自己灌输,完了,车钱是还不上了;或许就这样一辈子了——的感觉。

     工作两年后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不如意的,我有一点进步,看事情更客观了,待人也更温和了,除了驾车的时候,我很好蹦脏字儿;政见上也不会再希望用混乱来实现中国的洗牌;在网上看到喷子问候别人父母,也会认为别人不成熟『别人只是做了一个微博推广的功能,你就要让别人死全家』。但这个成熟的过程又让我丧失了另一部分品质,就是激情。我甚至不经意的反复给自己灌输,一辈子就这样了,踏实工作,我出力,你出工资;安安稳稳还房贷——这些心理,正是这些心理让我开始消沉。因为我毕竟是我,我在心底有一个过去的我在向我怒吼,位莅,你醒醒,你在干什么?

     今天考核,虽然没有聊到什么实质的东西,确如在我脑边敲了一下铃铛一样,让我停下来想想事情,想想这么久以来,我的思想、能力为何停滞不前。

     我,要醒来。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