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从业故事

洗了个澡回来,老罗走了。

年前低调地向最亲密的同组战友透露了离职的意向,交代了工作,开年后的第二个工作日就搬走了东西。一直想找个机会感谢老罗,终于在他不在身边紧挨着的工位的时候,羞羞涩涩的写下这篇博客。

luohang2

老罗在我眼里是三十岁的大叔,有一个天底下最可爱的儿子,有了儿子依然萝莉小巧的娇妻,常被我念叨老萝卜都让安吉同事拱了之类的话。有过相当长北方生活经历的杭州人,每日又从城北到城南上班,以至于南北通吃,保持对各地风俗的理解和包容。老罗显然不是一个工作狂,作为一个最需要照顾时候的孩子的爹,他大部分时间给我的感觉是游刃有余,有着传说中杭州人的闲适和如意。以至于在他忽然跟我说要离职的时候让我吃了一惊,毕竟从各种角度看来都是风调雨顺的。

他说他不希望冬哥(那个可爱的儿子)将来看他的时候像他看父辈时的那种感觉,安逸,没有冒险精神。拖家带口的大叔心中的熊熊烈火灼到了我。

老罗

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老罗像托儿所阿姨一样带着我们一群小喽喽,出门吃饭我们从不带现金,每次都是老罗给钱回来A支付宝,他就是我们的套现机器;自然,出门的时候老罗又化身白龙马,一群小喽喽悠然自得的蹭车;我说老罗走了后以后组织不起来吃饭了,每个活动圈子都有一个核心,老罗就是这样一个核心,奶爸魅力可见一斑。

luohang

回想到最初电话面试(我觉得这个词儿很二,又不是可视电话,哪来的面……)的时候,老罗的声音一响起来,我就浑身哆嗦,虽然激动,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很容易的就让你感到亲近,从那开始,一种老大哥的感觉就扎根在我心底。入职后,老罗主动找到闷头干活的我提起提前转正的事,帮助我整整提前了五个月转正(唔,签了后实习了三个月),让我觉得受到莫大的认可。

工作中和老罗聊摄影很多,从数码到胶片到各种软件,乃至摄影给我们带来的人生意义(深啊),可惜的是老罗用一卷X700内被我撕裂的胶卷和另一卷幸存下来的奥林巴斯喵兔,依旧没有把我领进胶片的门,我不是一个能耐下心性来等冲卷的人,我更喜欢立马导入电脑,把主要的享受放在Lightroom和Photoshop上。

老罗

这近一年的相处,老罗影响我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我慢慢变得安静,受到他奶爸气质的影响,看这个世界的眼光不那么锋利了,对一花一木都慢慢有了好感。我常和父母与小媳妇说,第一份正式工作,就遇到这样一个老大哥式的领导,真是天大的福气。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大叔在,我一入门便深深的爱上了互联网行业,觉得这里充满爱与奶爸。

祝愿老罗在未来的海洋中长风破浪,成为冬哥以及冬哥他三叔他三婶他两个小姨还有他二叔二婶的一如既往的骄傲!

老罗的故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