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蛰伏

想多做些机械工作、玩游戏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前一阵子与魏伟夜宵谈心,被发掘颇有慧根,大多数时间对具体事情无比看开,甚至对生死都看得很透(对于牺牲的乐观态度以致于和马迪锤对民主问题分歧很大),却总在纠结人活着的意义,按理说尘归尘土归土,人并没有一个足够长远的目标可以实现,而只能够把当下活的更好一些。这也指导了我做事情的一些基本原则,就是让这个世界美好一点点方便一点点,这也是为什么我有浓厚的工匠情结,热衷于工具类正版软件和写mac tips。

做这个摄影会所以来,心越来越沉,从以前单纯的不去思考产品意义埋头做事和成长,到现在无法避免思考这个问题。我最初选择摄影爱好是因为抱着一个用镜头改变中国的扯淡理想,想去做一个正直的记者,后发现身边的人没出大学就满嘴屁话争相入党,难以忍受于是换到了思想相对自由的广告专业。后来因为自私的理由开了摄影工作室,同样的一个工具,用在了完全不同的领域,那个时候对量产中的中国有了深刻的意识,不愿意忘自己脸上贴金,名片到最后也没把艺术总监之类的臭屁名号挂在光秃秃的名字后面,用最豪华的器材拍的比别人好,却在一次次的与中低层次市民的砍价中失去耐心。

more

后来做了摄影社区,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节点开始,愈发的厌恶这个群体,游手好闲,家境优好,攀比嫉妒,奇技淫巧。说来到现在我已经完全不爱摄影了,无敌兔天天借来借去,有种爱无能的感觉。而这四年摄影带给我的品味上的提升虽然受益匪浅,但它毕竟也成为了我诸多奇技淫巧的一个。

最近很想买房子,就是觉得自己跨界玩东西这么久了,是时候把所有五分熟的爱好组合起来发光发热了,有一个独立的实验室或者书房已经很有必要。目测在未来的日子里,还可能去学一些简单的代码,但按照我的性格,目测也不会玩得太深。自己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摄入新鲜事物过度,一旦喜欢上一个东西,立马大规模投入金钱和精力,每天十数小时扑在上面,基本上一个月后就身心疲惫,又爱无能了……

最近有种担心,怕在wy摄影精简化的过程中,不小心就促成了与lft之流合并的客观条件,给项目带来不利。Lft并没有多优秀,他只是一个客观实体,产品上尽情抄,运营商文艺圈子里还要挑文艺,只有点点那样的站,才做出了浓厚的“中国特色”。前两天得知我们的登录用户数据后还是比较沮丧,不是因为kpi或者其他,这些玩意想达到总能达到的,但就如我对这个会所的态度一样,一旦知道我们服务的这帮子免费会所会员还有一批站在门外就可以享受会所的近乎一切服务,会所的妹子可以看也可以摸,我还是有些难过的,不然也不能这多废话了。

最近又受到的一个打击是在游戏里,如我微博所言:

   ⎡今天晚上犯贱,想现在账号坐骑共享,会不会可以复制账号坐骑卖了?上淘宝一搜,果真如此,最便宜的只要三百块,一个号代练,包所有150个坐骑,包括奥的灰烬,这种无数人争破头的东西。验证了我的想法后意兴萧索,最后一丝留恋也放下了。中国人啊中国人,你的癫狂到底让多少美好变成畸形?⎦

你可能不玩游戏不知道,大体意思就是,中国人总能利用漏洞把就算魔兽这样公平的游戏做的不公平。

虽然你说过产品上的成功有两种,一种是做好了一款产品(如谷歌好了),另一种是把一款没前途的产品做的好了一点点,实现个人的成功(如师母),可对于我这样一个生死都看得开的人,成功真如粪土一般。

我曾提出一个观点,⎡工具才是永垂不朽的,直到他们被360收购。⎦大意是一个工具,如synergy,如所有mac上方便人使用的工具,都会在一个人有这样的需求的时候跳出来,并成为他的常驻应用。直到有一个软件把他们集合起来,他的寿命就会严重受损。不过他服务过人,也总会因为相对轻量化而对有些拥趸来说无可替代。

之前我们开会讨论产品的时候,魏伟与马锤子也会有类似的想法,如chrome插件等等,都是看似不起眼也不好跟领导申请但其实对人有益的一些东西。在wy,只有yd做过类似的事情,现在有教育产品部、邮件UU等都在服务于人的有益需求,当然当我们相册的那个xx一刻和9年活动出来的时候,我还是非常感动的,这也是有意义的事情。

做摄影如做游戏,我爱或曾经爱,但很难以接受我自己去做这样消费时间的东西(《认知盈余》里提到的。。),摄影也有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如各种有在讲事情的纪实(当然不是90%的自诩人文片),丁老师做的各种专题,都在服务于有些人的求知需求,唯独我在产品上难以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崇高理由让我选择一些方向。

所以当要做器材库的时候,我还是很兴奋的,当要给他们提供一个宣泄憋得慌的器材言论的出口的时候又是挺不乐意的(当然论坛这样的出口我就没意见了,毕竟很轻量化,木有盖住偶的真实意图)。

我曾想,一个真正Geek的程序员永远不会停止写代码,因为他要不停解决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如果一个程序员不再写代码(不是不做职业开发)那肯定是求知欲枯竭了,我想我作为一个产品人员也是,一旦停止思考如何解决问题,而总在想如何取悦用户,那他这个产品已经从纯粹商务角度出发,离本质越来越远,也难以成大器了。

blahblah这么多,真是我来杭州写的最长的文字勒,我性格比较坚强,又Geek,除了修电路板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个人handle,以至于没有主动倚靠去的朋友。但在杭州的一年有丹丹和师母这样截然不同风格的良师,的确让我成长很多。人生太漫长,我想一个22岁的抱有服务于人理想的产品新人,总会做出一些好东西来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