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清洗情绪,再次骑行,杭州-西塘,123公里

写在前面:

这次骑行有一点不一样,就是出发时我已经感冒了。出发后不久,开始下大雨,我和媳妇一路淋到了西塘,当天晚上倍感虚弱,有些发烧,第二天就坐了长途车回来。现在还在咳嗽,但是精神已经恢复了大半。

准备

这次准备比去千岛湖时候貌似更细致,买了驼包,自己动手做了一个GPS架子,以及买了大量的食物和充足的水。但是不多经历几次,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准备是多么的水。驼包一路打胎,到嘉兴界内,我实在无法忍受就找了跟竹棍子支在左右两个包之间,这样到了西塘;GPS架子很稳,但是不防水,应该带个避孕套;水买的是4L桶装,幸好及时发现了它是一次性的盖子,不能拧紧,否则上路了要么一次性喝完,要么倒掉。

GPS架子

我自己用一个手机套做的GPS架,比卖的靠谱多了

还特地和媳妇去买了防晒霜,一路大雨不止,没有太阳,更冲的防晒霜不见影踪。犹豫再三还是带了雨衣,天气预报没有忽悠我们,的确下雨了,还很大,以至于雨衣根本无法阻挡,我的袖筒里全是湿的,而媳妇的帽子里倒出一杯水来。

满是泥浆的驼包

上路

媳妇写了一片博客,讲了我们的一路,以至于我在这里都不想赘述了。直接扒个链接,你们去她那里看好叻。

媳妇的博客:不勇敢少女的遐思录

我只零碎的表达一下看法,补充一下媳妇博客里没提到的。

黄总大雨中

从什么四堡骑到十一还是十三堡的过程真让人崩溃,遥远又糟糕的路像在凌迟你的意志力,其实这一路都非常的脏。冲出杭州到了余杭(临平)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泥人(黄总语),图中是我的泥腿子,还有已经糊满了泥的驼包。好在驼包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非常安逸。后来天曾经一度干了,但不是晴朗,于是腿和包上的泥都结成了泥块,朴茨朴茨就掉了。当然晚上洗澡的时候媳妇从她的头发里洗出了很多黑水,而我腿上的链条油和土渣子混合的油泥很费力才洗掉。

路过嘉兴的时候320国道上见到了一个迷彩涂装的空军基地,涡轮的声音震天响,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大的噪音,如果在旁边呆上一天,我估计我的听力基本要受损的。320国道旁有一个xx町到上海的“绿色通道”只允许非机动车走,路况不错,不用担心车来车往,还是比较舒服的。但是骑山地车,我们一路的两成做功都被万恶的前叉吸收走了,所以真不轻松。

在嘉兴市内码表坏了的那段时间里真的非常慌,觉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虽然我手里有手机导航,但是总觉得不知道自己的实时速度就没了前进的勇气。穿越嘉兴,再到嘉善,就离西塘非常近了。可是最后16公里却让我们感受到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翻山越岭。

最后的16公里我们至少翻越了10座桥,也耗尽了我们全部的体力,到西塘的时候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终于到了,坐倒在西塘入口的大石头前,说话都懒得说了。

码表

西塘

给西塘打个7分吧,没有多好也没有多坏,真心不文艺但也没有像一般地方矫揉造作到俗不可耐。神奇的是在这个镇子的安静面你会完全听不到吵闹的部分。c2c,就copy2copy,我们会在不同的巷子里遇到完全一样的两家店,从店名到装修到卖的东西,以至于我们不停地迷路,9点之后西塘就没什么人了(我们是周一去的),疲惫加迷路更让人无所适从,好在又是手机导航救了我们,回到了卧龙桥旁的旅社,辗转了一晚上,勉强睡足了。

回家

回来的时候坐的大客,早早的拆了车子,但依旧要交20块的运费,车底也没什么人跟我们抢空间,拆冤了。回来后晚上开始发烧,第二天早晨烧退了精神也好了很多。感谢媳妇在我们都很累的情况下还要照顾我这个病号,还一个人洗衣服晾衣服。第二天还上了7点钟的班。

我们约定了,一旦上路,风雨无阻。

这次去西塘也是我们在一周内忽然打算的,就立马请了年假,毫不犹豫的出发。

骑行经常是这样,你有一个目标,当你到达的时候你却发现,你所需要的东西在路上。

本来想借机喷一下西塘这样被丑陋中国人污染的地方,但是我从来都不像韩寒之类的旗手和斗士,我选择放空自己来让生活变得不那么艰难,于是再次释然。如媳妇所说,去“非景点”玩下好了。

最后献上张媳妇在西塘的照片,总算没有白去。

媳妇在西塘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