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之旅】DAY8 富士山有高,国际友谊无涯

完美有多美?10天9夜的南北海道东日本之旅!

DAY8 富士山有高,国际友谊无涯

由于来日本之前老婆忽然爱上喝酒,我就给她买了一个昂贵的五百块钱的日本手作富士山杯子,就是这个:

富士山酒杯

然后黄总就惦记上富士山了,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富士山。由于已经是形成的最后,在这一天再进行自由移动风险很大,于是提前买好了这一天的东京-富士山一日游。

富士山

一大早就闹了一个乌龙,说来也是巧极了。我们在指定的时间7:30出现在了指定的地点——我们酒店门口。看到了一辆面包车,司机是一个东北师傅,和前一晚加群的师傅一样。师傅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x莅,我说是是。然后两个人坐下就发车了,结果我们群里的师傅还在说话,我看着前面的师傅肩膀也没动还在开车咋就能发微信了呢?赶紧问了一下,这才知道是上错车了。

我们酒店前门

同一家酒店、一辆车停前门,一辆车停后门,都是10座面包车,都是中国司机,都是东北师傅,还都是拉一个叫什么Li的客人,还都是两个人,这也太巧了。唯一没有确认的就是车牌。

师傅赶紧又把我们给送回去,不然他的客人也丢了。这次上对了车,车上有一对杭州来的小夫妻,一对澳洲来的老外,还有后面一家子中国人。

一路无话,前往富士山,因为特别困,上车就睡。到了富士山脚下的河口湖,师傅先去给我们买票,我们排队上缆车。

河口湖

排队过程中杭州的小两口分开了,等男孩回来的时候,被线拦在外面,我跟工作人员用日语说,不好意思这两个人是一起的,然后工作人员就把男孩子放了进来。小两口很震惊我会说日语(其实就会这么几句),然后我们就聊了起来,无巧不成书,聊到购物的话题,男孩主动亮明身份是网易考拉的员工,我们说自己也是。两个澳洲老外是他们一个酒店里带出来的,司机师傅很怕弄丢了人,叮嘱他们一定要带好别丢了,于是妹子一直用有道翻译跟老外沟通,但翻译软件按下翻译的时机总是很难,无论是有道还是谷歌都这样,我在一边看着难受,忍不住就插嘴当起了翻译。此后的一天时间里我成了这两个老外的翻译和聊伴儿。


上山前还发人手一份的暖宝宝

缆车排队要很久,现场只有一个工作人员负责分组、接待、赛上车,通知发车,跑来跑去非常忙碌,从这一点看来,日本很多岗位的单人工作强度是比国内高的,有点丰田精益制造那意思,一个人需要做很多事情。好容易挤满了一车人,往上走,很快就到了山顶。


富士山


华为超广角来一张

从这个专门的观景台看富士山还是挺没劲的,只有一个角度,天气也不算特别好,山顶被云雾笼罩,不是最佳的视野。黄总还花了一百日元租了60秒望远镜,能把山巅看得一清二楚,我俩慌张地各自看了半分钟。如果你看过环太平洋2,最后机甲在富士山上打架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山坡度很缓,和这里看到的一样。

望远镜

和半山脚下的香港人一样,这里也有免费拍照,但拍完了要洗照片就很贵了,1200日元。

免费拍照,付费洗


微型鸟居,可以自助付费买俩小碟子往里面丢


下山

忍野八海

下山后飞快赶往下一个景点,忍野八海。果然如有人说的,因为日本没有大山大川,就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弄出了枯山水之类的东西。可这忍野八海就是八个水池子,也太需要想象力了。


蘑菇头桑!


被禁止的都是大家喜欢的


散步的柯基


不过这里的水真是清澈鸭,据说可以直接喝很甘甜

我们走到了边上的村庄,似乎这里看富士山更好

从忍野八海看富士山


晒太阳的狗


路上车还挺多,拍张照不容易


这就是八「海」


我们的车,总感觉日本的车牌很自由

奥特莱斯

很快这里也就没什么好逛的了,下一站就是奥特莱斯买买买。本来对于这种一日游中间有买买买环节觉得而浪费时间,但由于昨天的遭遇,反而对买买买有了一份期待。继续上车睡觉,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这一片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是专门为了买买买开辟的场所。没逛一会儿就开始下小冰雹,大家都缩在屋檐底下,我戴上帽子走在外面。

这里的品牌

人非常多,所有的知名品牌外面都要排队,店员隔一段时间放一拨人进去。因为人太多了,我想赶紧分头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于是把护照和卡给了黄总,自己往B区走去,去了B区的尼康,似乎价格还可以,但也没有让人惊喜到抢购的地步,更重要的是我无论如何也买不到尼康去,要么佳能要么索尼(我有这两个品牌的机器)。


里面都是价值一个相机的箱子,打扰了


有个店员桑长得太像刘涛了

回来的时候黄总好容易排进了Prada,的确这里的奢侈品是便宜的,最后六千多买了个两万块的包。为今天这普通的一天加了一点点分。

澳洲人民的小伙伴

赶回车上,终于开始回东京。因为一直在替澳洲老夫妇翻译司机师傅的话,后面就不由得聊了起来。这一聊竟然激发了我的英语力,我们从日本的旅行,聊到他们两口子曾经去过的上海和北京,聊到他们的家庭,聊到了他的孩子们,我的家人,聊到土澳,聊到我们彼此的工作,聊到汽车,奢侈税,聊到澳洲和德国的不限速公路,甚至往后聊到了中日的领土争端问题、聊到了中国的互联网自由问题。夫人夸我是一个非常好的年轻人,在日本憋了一肚子话找不到人聊天的老先生也叮嘱我一定要继续学好外语。我说我在大学里的定级考试都没考几分,就是平日里自己背单词,又看了很多的美剧才能这么流利地对话(其实流利到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晚上到了东京,我问老两口要了邮箱,给他们发了一封邮件,说如果来杭州的话,我会尽地主之谊,当好他们的向导和司机,我的朋友铁柱子会提供杭州最核心景区里的airbnb一览胜景。他们也邀请我们如果去墨尔本一定要找他们玩。

能在东京和这样的陌生人建立羁绊,让我感到很温暖。

下车后大家各自回酒店,我们直接在银座下车,去给朋友抓住最后的时机带了台iPhone。我跟店员用日语按照惯例素质三联:瓦塔西哇求国库……电源看到我开着微信直接说中国人是吧,给朋友买是吧,来这边请。我:¥……&%……¥

为了把东西搬运回国,还去商场里买了一个粉红粉红的行李箱(还送了福袋,一大堆东西),店员桑是个超级可爱的妹子,跟我们连比划带说,大部分日本人对于英文还是非常怵的。我们指着箱子的吊牌说哈哈哈made in china,小妹子不知所以然,然后我拿出了最熟练的素质三连,说我们是中国人,小妹子笑了起来,说なるほど(原来如此)。

从银座回来,我们又以最快速度冲到秋叶原进行最后一轮的小埋寻找大作战,当然,以失败告终,小埋是过气了吗?!把粉红行李箱寄存在秋叶原那个石头门0有一张背景图里的那个储物柜里后,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小埋,虽然很沮丧,吃了回转寿司后又活了过来。

我还拿着胡椒博士在LL海报前难得的留了一张自拍。

东京大逃亡

原计划今天晚上不睡觉了,直接去成田机场过夜,但由于奔波了这么多地方,身上的羽绒服都要被汗浸透了,又沉又臭,必须找个地方洗澡,于是在吃回转寿司的时候我就下定了成田JR站边上的一个酒店,只要三百块。

这个时候,DAY6提到的大変出现了,我们的廉航捷星毫无征兆的取消了航班,然而我们这个航班是飞往札幌的,还要在札幌飞回上海呢。赶紧联系携程退费改签,然后发现没有改签航班,只好自己再订一个。由于是廉航,没有行李托运额度,之前还买了行李额度,单独办理退款,为了接到携程的电话,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换回手机卡并打开华为天际通海外流量。最后定了春秋航空东京飞札幌的机票,比之前捷星的贵了800元,不过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回家。

对了,不能忽略了最后的交通说明,我们留了最后一天的JR PASS,用于从东京站到成田机场。成田和成田空港还有两站路,我们酒店在成田,先来这里洗澡换衣服收拾行李吧。


中国人无法直视的路线名


中国人更无法直视的学院名


还有双层JR


雅马哈还生产浴缸?


酒店这个大钥匙,有没有想过便利性问题啊?

我们洗澡,收拾行李,分配行李箱重量,一夜没睡,第二天四点就自助退房(钥匙丢到前台的桶里,看来成田酒店有很多早起赶飞机的人),买了从成田到成田空港的最后车票。因为已经跨天,JR PASS不能再用了,所有的次数都用完了。

铁路上的暖气水管

成田机场太大了,坐了摆渡车又着实走了很久才到我们的航站楼,称重、付行李费,候机、登机,因为一夜没睡,上了飞机就秒睡,只有两次醒来,起飞的一瞬间被吓醒又秒睡,落地的一瞬间被吓醒。

手机拍到的朝霞中的候机人


机场里到处都是这样跑到一样写着倒数米数的路面,非常友好


再见啦,札幌

东京成田到札幌新千岁机场后,我们去吃了早饭,传说中的吉野家。过关、安检后,老婆在机场免税店进行了最后的买买买,化妆品,巧克力,而我则坐在候机厅修因为兵荒马乱而没有时间修的片子们。

好吃到洪水来临也要吃的吉野家


从日本飞回上海的路上拍到的风车岛,不知道是哪里

登机,回国。

飞机开始下降,落入云层,就如回到了一个被雾霾扣住的碗里面一样,又回到了看不到太阳的南方。下飞机,拿行李,喊接驳车来带我们回去。在国外呆了十天,回来就能钻进自己车里的感受,真的是太棒了。


缉毒犬可能找到了肉骨头


接驳车晚点,我无聊到把这一层的行李车都找来堆了起来


看到国内出租车的价格恨不得哭出来

虽然几乎两天没睡觉,但我只要一摸方向盘就精神万分,从上海开回杭州,三个小时。走到半路,音乐刚好放到《你的名字》的插曲《スパークル》,眼泪忽然就止不住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