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时间,遇见誰都是错的

他烦躁着,抱着胸口的玩偶,哀嚎一声,趴在桌子上。

他心中都是悔意和内疚。没有解释,他觉得她的态度表达出一种不需要解释的绝望。也或许她早就意识到这个结果的发生,只是想不到来的这样快吧。他恨自己当了一把人渣,伤害了对他好的姑娘,可他却不得不主动拉下幕布。

她曾经说,你确定是爱不是感激?好好想清楚吧。

他避开了正面回答,反问什么是爱。

有时候他迷茫,不知道犯错是在情迷的夜晚还是许诺的车站。

她说不知道他爱不爱她,却知道他是一个极爱自己的人——要调整一切以达到内心的舒适。

他的心噔的一下,被说中了。他最好的朋友龙,曾经在一次争吵中说,你永远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是的,他想,我永远都正确,永远不犯错,永远可以站在自己正确的角度批判别人,永远可以因为道德正确而获得心安理得。

这次他自己亲手粉碎了自己坚持了七八年的正义,他说,我是人渣。

其实他并没有想提出分手,只是想互相留一点空间,这个空间甚至可能是半年的休息。他和她在一起,感到了压抑。可能是她见的世面多,觉得他是小孩子,虽然他从小到大都在接受着少年老成的赞美。他觉得即使是三百公里的距离,每周都要来回奔波,没有了彼此的周末,没有了思考的时间,都会觉得累。他摇摇头,这些都是可笑的、说服不了任何人的虚伪借口。他心里放不下初恋,和他六年的人。

他和初恋分手,虽然也万般痛苦,却总抱着希望,两个人天各一方,各自奋斗,在奋斗中找到飘渺人生中脚踏实地的意义。他说他肯定不会追妹子的,但如果有人追也不会拒绝。这个心门上的老鼠洞起了作用,当有一个很好的姑娘向他表达了爱意,他几乎没有犹豫地选择了接受。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他和初恋一样,以为自己仅仅是习惯,他曾狂言自己是可以做任何人男朋友的男人,他狂言只要女方不提出分手,自己永远都不会提出分手。或许是每个人都那么在乎自己的第一次而忽略了后面的所有,他也忽视了第一次分手带来的改变,他发现再提分手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

他没有打算再谈恋爱,至少半年内要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思考,一个人成长。他想有自己的空间,想大大的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不需要一个能容忍自己缺点的伴侣,他是那个要调整一切以达到内心舒适的人,他的缺点让自己不舒适了。他想改变自己十年来花钱如流水的习惯,想攒下点钱,他想一改十年的宅,开着车去周游中国,他想拓展工作之外的圈子,交一群只吟风月的狐朋狗友。

他有想过,或许她在这半年後进入他的生活,或许就成了吧。

但这一切改变不了他的冷酷与伤害。他还是那么只在乎内心舒适的人。或许有人进入了他内心舒适的光环作用范围,得到了超乎常人的爱,但她却飞蛾扑火的献祭了自己的真心。

她失去了一个六年的美好印象,而他失去了一个六年的好朋友。

他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曾想去纹身,纹上不确定是否爱的人的名字;现在不用了,她永远的刻在他的心中,他唯一伤害过的人。

伤害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