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自行车丢了

?xml version=?     生活在这样一个遍地小偷的国家和这样一个遍地偷车贼的城市,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所以一直到今天才丢车子。一个人或者和媳妇两个人的时候,车子从来不离开眼睛,也喝退过没看见我准备动手的贼人。

这次算是大意还是天意呢,本来打算回家了,同事问要不要去吃拉面,当然就一起去吃好了,我还想了下要不要骑车,反正周末会来公司,再骑回去;想了想还是骑吧,习惯了。路上就在思考最近车子用力蹬总震动怪响的问题,姐说是轴承问题,我想想也可能是该上油了,想起附近那家垃圾修车店的垃圾老板,心中一阵烦躁。

一行人来到拉面店,我车子停在了往常一样的固定位置,姐还说你不要锁在树上么,我说不用,这家拉面店门口还算安全。大家吃面。不同于平时的是,我没有再双眼一直盯着门外的车了,和同事聊天,或低头玩手机。出来的时候车子就没了,大家都很震惊,我倒是淡定。同事们找拉面店老板问话,一屋子老实巴交的回族人都出了门紧张的面面相觑,我说走吧走吧,车子不会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给媳妇打电话说你猜有一个悲剧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媳妇说你被炒鱿鱼了?

我说你妹啊。
more

想起前两天看《致命速递》里囧瑟夫飚死飞,说了句,“我又有点想骑回死飞了,等这个车被偷了我就再骑死飞吧”。想来是被它听到了,生气了,找了个时机离开了。

倒没有很难过,码表上最后的历程应该是一千八百公里的样子,在众多骑车的人里只是起步。只骑过两次中途,和马平凡、wewe、老李去千岛湖,和媳妇冒雨骑西塘。其他时候都是庸庸碌碌的上班下班。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显然不是那个伯乐,如果你离开我去找寻一个好的主人,也是不错的。纵然经由了盗马贼的脏手,你还是你。

只是有一点失落的地方——在一段时间内的生活习惯要发生一点改变。平时都是和媳妇早晨一起骑车上班,她早班七点就要到公司,必须骑车,我是陪同的,但现在会麻烦一些,或许可以骑马平凡的破备车。晚班还是可以一起走回来的。

不过这个局面不会持续太久,我甚至没有担心明年夏天走路上班会很热,因为明年夏天前,我一定会买车。哪怕是破锣还是熊猫,我也一定要买车。我已经不是那个疯了吧唧平地骑山地车飚45公里时速、雨天死飞看不见路跟人撞车的小盆友了,青春这玩意儿,感受过它的激烈就行,又何必要一直疯狂咧。

我怕自己有一个改变,在走路的时候会把目光投向每一从自行车林立的地方。这是很二逼的。

我会一如既往的坚定地向前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