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回家过年前

小时候总听人说成熟,成熟。当时误以为年龄大就是成熟,认为人总有成熟的一天。后来发现,成熟无非就是四个字:趋利避害。

如我们所见,有些四十岁的人很张狂,能获得关注,负面影响也在掌控之中,是一种成熟;有些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保持低调,多学少说,保护自己,伺机而动,也是一种成熟。

转眼间,大学毕业已经五年了,踏过26岁生日时本想总结些什么,却觉得胸中积郁,不知从何说起。每天都会呆在没有手机信号的车库里,常回想起往事,回想起一些坚持和放弃。

少小爱离家,老大带身边

还记得我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只提出了一点要求:不要在山东。

家三面环海,自小就在干爹的船上摸过舵轮,远航是我的梦想。然而父辈都不希望我们再漂泊海上,危险,辛苦,与亲人常年分居。

虽不能成为水手,但去远方的想法却深植于心。

从此去了武汉,四年大学,又拐带一个湖北姑娘来到杭州,转眼间已在南方呆了九年。

去年六月,带着老婆,带着狗去了一次西藏,每天更新博客,爹妈远在万里之外的杭州看得惊心动魄。爹妈先来了杭州,送我们出发,又等我们回来。回杭州的第二天清晨,爹妈趁我们还在睡觉就悄然出发,返回了山东。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十一的时候,特别想家,从来没这么想过,其实算算爹妈也才回去四个月,于是带上老婆带上狗,往北走。但遇到了超级大堵车,五个小时连苏州都没到,但纸纸因为走走停停,空气又不好,已经吐了四次,很虚弱,我毅然决定下高速返杭。

这两年一直在创业团队,我本身是不爱娱乐爱工作的人,平时又不喜欢旅游也不爱社交,做一件长期的事情获得的快感远大于睡懒觉。但之前离开网易来创业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成就感,现在却无比希望有经济收益,想在小区再买一套房子,让爹妈可以十几年地、长期的住下去。

我这个来自小地方的人,只希望能把家带在身边。

就送到这里了

我从小并不让爹省心,小学四年级之前智力还不错,不学习也考第一,后来家里遇到了一点困难,老爹离开了心爱的教育事业,老妈下岗经营小卖部,我要帮着看店子,学习开始跟不上。其实可能的理由有很多,但冥冥之中或许都是注定的。

中考的时候果然没有考上重点高中。我们所在的浅海基地,是胜利油田远离总部东营的一个海洋基地,我们那里的小孩,考上一中代表着可以去总部上学,是离开浅海的最重要一步,然而我玩砸了。

我爹通过朋友预先知道了我的成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在利用出成绩前最后的一点时间玩《英雄无敌3:死亡阴影》。

后来我爹花钱让我去龙口一中借读,我还记得那个夏天,我们一家人站在龙口一中的校园里,有些手足无措。因为那个时候,油田人很少跟地方上的人交集,所有的学校、医院都有自己的系统,说白了就是有种大国企的自豪,从来不出来求人的。

一万个不情愿地,开始了在龙口一中的生活。由于是花钱借读,班级随便选,自然而然就进了重点班。但后面的一年半,我在很多文章里讲过,遇到了一个渣老师,一帮子只知道读书的尖子生,很难得到友谊和尊重,反而更破罐子破摔起来。高中过半的时候,忽然决定离开重点班,宁做鸡头不做凤尾,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贵人马海燕老师,她对我很有信心,让我也慢慢重拾信心,最后考上重点。

后来大学折腾摄影,本来生活费就不低,至少是糖总的一倍,又搭上各种临时申请的资金,最后还在大四开摄影工作室烧了很多钱。大学其实花了太多的钱,不但是老爹,连糖总也被我拖累得不轻,她辛苦挣来的钱基本上都补贴了我的信用卡。

从小没受过穷的自己,如果说不再坑爹,只可能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尊严问题。所以从关掉摄影工作室,到买房前,都没跟家里拿过一分钱。然而对于爹妈,还有一个终极的目标,就是让儿子买房结婚。

所以买房的时候,虽然也看了不少套,终究心里是草率的,为了省心省事,买了看的第一套房子,精装修,拎包入住,原房主还允许我们先住进来再办手续,过度期间就不用续租房子了。

一直都抗拒买房,虽然那个时候薪水很低,但认定了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自己完成这个目标。归根究底是内心自尊作怪,觉得我一直不是个省油的儿子,都工作了就不希望再拿家里一针一线,结果一下子还是把爹给坑回解放前了。

老爹快退休了,但我看着自己好像远没有称得上是立业,而我的目标,我的欲望,已经是他远不能帮到我的了。而他的目光好像也已开始瞄他那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孙子了。

家庭命运

我有很多朋友,大部分都是城里人。有合肥的、杭州本地的、南昌的、南京的,而我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起点低,眼界低,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能和别人一起喝咖啡。

然而拼凑起一些爹妈说过的零星往事,才发现自己出生在这个小岛子上,是父母的命运。

在我之前,爹妈是有个儿子的,叫位林,林是我妈的姓。那个时候他们在济南,老爹在山东警察学院任教,后来这个未曾谋面的哥哥因为肺炎夭折,才一岁多。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挨过来的,总之离开了济南,来到了这个小县城。

如果哥哥还在,就不会有我。爹妈离开农村进城的路,曲折蜿蜒,由我来走后半段,受益的是我的后代。

盖世英雄

我一直在用QQ空间,Qzone是我和工作以前的朋友、家人联系的纽带,而微信出来的那年,我刚好大学毕业。

Qzone里有我所有的老师,我的家人,我的舅舅们。

我的二舅是一个海员,小时候我见到他比见到我爹还亲,因为他有时候会带一整箱的可乐,有时候会带一辆日本产的自行车,有时候会带能装50张CD的影碟机,还在我同学们都在玩气手枪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一把完全不同凡响的气步枪。

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我的盖世英雄。

都说外甥随舅,实际上在我体重达到80公斤以上的时候,我的脸会很像他,瘦下来才像我爹多一些(哈哈)。

很久很久的以后,我工作了,二舅的孩子,我的表弟也面临读书考学,我开始站在长辈的角度看后面的弟弟妹妹,才发现,我的盖世英雄,也只是一个生活中有很多烦恼的中年人。

只可惜大城市里人和人隔得远,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都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人愿意把我当做他的盖世英雄呢?

黑箱理论

这两年的感悟,比之前所有加起来还多吧。本来只是职业上的一些思考,拿到生活中,人生里,也渐渐显现出道理来。

从前特别在意个体的价值观,就是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要做什么样的事情,去逐条判断合理性;现在则更在意整件事情,整段时间内,我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至于举手投足是不是都要符合既定的价值观,反而并不在意。

从前认定了一个人一定要在方方面面做到极致,让自己在整个行业中有个排名,才能获得对应的回报;现在则认为整个世界是由一个个的黑箱组成,黑箱与黑箱之间几乎是没有影响的。你在一个庞大的组织中争名夺利时,有人可能守着一亩三分田已经收获了很多成果。放眼全局的同时,脚踏实地地在自己的黑箱中占据自己的位置。

六千里路云和月

今年我坚持要山东湖北两边跑,哪怕三天在路上,哪怕要开车三千公里。

老婆一年没回家了,我虽然和爹妈每年能见上几回,但却和各种老友、长辈多年不见,很想念我生长的小岛。

我从小生长的岛子上,总共千户左右,几乎每个人都相熟,从幼儿园到初中毕业,一个班的人在一起十几年,同事都是邻居、老乡,这种感觉在大城市里很难再有,尤其是在企业工作的人。

当年在网易最亲的朋友们,现在分居杭州的各个角落,鱼雁沉杳。

我们最好的朋友买房时,我陪着看我们小区的二手房,别提多高兴,但后来鬼使神差的买了城北,难过了很久。八年的好友住在一个小区,是美剧里才有的美好故事。

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有或长或短的寿命,只有亲情、友情、爱情,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和感知,会伴随一生。

今年『成熟』了很多,谨以此文纪念,勿忘初心。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