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曲-格尔木,拼了!18小时疯狂驾驶

这是我有生以来连续驾驶时间最长的一天。在前一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无论如何,我要在明天开到格尔木,我要高速路,我要肯德基,我要华住连锁,我要宠物店,我要宝路洁齿棒,我要现代人类文明,我要回杭州享受我的50兆光纤,我那凌晨还在等我的私家车位。就算开十五个小时车也在所不惜[奋斗][奋斗][奋斗][奋斗]』。实际上,我对时间估计不足,也对人类文明预期过高。

早晨九点,我们对那曲虫草市场没有任何兴趣,直接吃饭赶路。还是那样,领限速单两次。在安多的时候,警察叔叔跟糖总说,限速八小时,不过你们到不了的,呵呵呵。

这一路海拔都非常高,四千五左右。唐古拉山最然名气很大,但是山顶有很多要东西的小孩,我不愿停留,直接开过。

今天的行程有Plan A和Plan B,A是抵达雁石坪住下。但到达雁石坪的时候,镇子糟糕的条件让我们实在不想停留,况且此时距离天黑还早,我们寻思继续开吧,到沱沱河。

在雁石坪的时候,油不多不少,打算去了沱沱河加,但到了沱沱河就傻眼了,这就是另一个版本的雅江。到处都是大车,加油的长队有几公里。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队摩托骑士,鄂N牌照,这是娘家人啊。一路尾随,后来在一个检查站分开,又在雅江,哦不,沱沱河遇到。聊了下,他们是潜江广华的,和老婆家五七非常之近。我说,这些大车排队跟我们没关系啊,他们加的是柴油。大家纷纷表示认同,钻来钻去到汽油加油通道,虽然也花了半小时,但总算没有排队。

西部果然是中石油的天下,中石化的加油站既少又建设缓慢。

image

image

加完油,我们去吃拉面。这里的环境也很糟糕,就和雅江一样,是乱到让人绝望的地方,我和糖总都不想在这里呆,决定冒险今晚再开十个小时,直接去格尔木。一同吃饭的几个人很惊诧的问,『你知道离格尔木还有多远吗?』我细数了进藏以来各种夜路的事迹,他们纷纷表示牛逼观望。

吃饱喝足,从沱沱河再度出发,不久就看到了欢迎进入可可西里的路牌。

我们已经开了八九千公里了,有一个感慨,人类所经之处,野兽退散。除了三头野骆驼,几个田鼠,还有疑似一只狸猫,我们根本看不到任何野生动物,倒是有数不清的放养牛羊马匹。

之后是风火山、索南达杰保护站,海拔都很高。天已经黑透了,我们开始减速,以60的速度前进,路上有越来越多的大车,简直邪了门了,大车都是昼伏夜出吗?

说到夜路,这青藏线上的司机用远光的素质,不知道比城里的人高到哪里去了,都会主动自觉的切近光会车。我们还遇到了一辆大车,在复杂的路况下一直挡着我们,在前方路况清晰可以超车的时候,他主动靠右打右方向灯提醒我们可以超车,我们超车后也报以双闪感激。外面气温已经低至0度,但大车司机的行动让我们感觉非常温暖。

离昆仑山口还有二百公里的时候,我们看到前方有两辆小车,我正跟糖总说,你看走了这么一路居然还有小车敢跑夜路。准备超过去,但走进了发现——卧槽居然是我们之前车队的辽F,定睛一看,在前面的牧马人果然就是宁A。我激动的不得了,拿起之前牧马人给我的对讲机,『福克斯呼叫,福克斯呼叫,卧槽你们在这里啊。』

辽F回应:『哪辆车?』

我:『福克斯,在你屁股后头』

辽F:『两人一狗啊?』

寒暄了好一阵子,大家都好激动,谁能想到,深夜十一点,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109国道青藏线上,居然遇到了熟人。一路对讲机聊着,开车也变得轻松很多,我压轴断后,跟在辽F这铃木北斗星后面,路况全然不用担心,车队速度也提升到80。说话间谈到我们开车的风格,我和辽F都因为车子的原因很谨慎,一遇到烂路就很担忧,而牧马人就会非常兴奋,一路他都遥遥领先着。

牧马人的对讲机没电了,我们后面也打算分道扬镳,所以我一会儿要把对讲机换给他。开了很久,姿势一直都没变,我忽然觉得蛋蛋好痛,原来是长期一个姿势驾驶,蛋蛋被勒住了,越想越痛,调整了很多体位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赶紧把对讲机丢给糖总,然后开始解腰带,松拉链。最终解放了蛋蛋,痛觉开始减轻。

到了前面一个还算宽敞的地方,我们靠边停车,我下车去还对讲机,走到人家车门敲窗,忽然两腿一冷,我才发现,卧槽我裤子松了还没系呢!赶紧还了对讲机提着裤子奔回车里。

白天的时候路面沉陷,我们防范不及的时候车子真能飞起半米高,吓死个人。再往后就是爬昆仑山,下山的路都算好走。不久就过了最后的盘山路,进入格尔木。

话说由于一路跟车都比较放松,也比较大胆,晚上两个地方都差点出险,其中一次是遇到一个疯子甘E大货车,一身丑的不行的跑马灯,开的速度飞快,不停的超车,车身又拖挂了很长的货斗,有次超车失败往回并道差点挤到我,我就减速离这个疯子远远的。

再一次就是我太冒进了,在一个『几』字弯道,我歪头去看路上没有车,就抄从内道超车,结果到一半的时候一辆大货车忽然从对向车道出现了,速度飞快。我说『卧槽不好了』,但脚下毫不含糊,立马加大油门,千钧一发间,小福从两辆会车的大货车中的夹缝中穿梭而过,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左面大货车的车神都要倾倒了。

过了这个险,我和糖总长出一口气。我们互相安慰了半天,决定绝不为了跟车节奏而冒险了。后面果然又出现了一次类似的会车,我们跟在大车后面,平安无事。

晚上两点,终于通过最后一个安检处,安检人员也没有要我们的条子,说留给你们做纪念了。下了川藏线,进入格尔木市。

进格尔木还收了五块钱的国道过路费。

对格尔木的印象还不错,就像我出生长大的国企环境一样,整洁宽阔,条条有序。下一章再说咯。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