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宿-鲁朗-拉萨,两天28小时驾驶

本来打算昨晚到拉萨的时候写,那时已是零点,第一天从八宿到鲁朗,开了15个小时,还夜里通过了传说中的通麦天险,在鲁朗住的冰冷的家庭旅馆;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开了13个小时,一共470公里,从鲁朗一路到拉萨。

写了个标题,觉得实在太累了,倒头就睡,今早起来已是九点钟,进藏以来一路氧气稀薄,每晚必醒三次,到拉萨后进藏九天的所有疲惫堆积起来,居然一觉到天明了。

左贡-八宿

还是说说上一篇更新,从左贡到八宿,路过怒江天路72拐。出左贡的路和进左贡的路一样烂,都大概是10公里。我在腾讯街景地图上查询,12年的时候路是好的,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川藏线貌似很多路都是修修补补,修好了坏坏了再修。怒江天路72拐其实远不止72拐,那端可以说是风景区的地方是72,但实际上要下到怒江边上,上百拐也不止。中午就到了八宿,我们住在离检查站还有200米的温泉酒店,价格很高,但温泉只要38元,由于糖总来亲戚了,我不愿意一个人去。中午恰逢停电(这是进藏后的第二次停电),两个人无所事事倒头就睡,竟然睡了一个下午,洗刷了很多疲惫。

当天晚上听到对面房间有人叫门吵架,是房客在泡温泉的时候享受了某种特殊服务,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呢没有给钱,皮条客上门讲理来了。说实在的听他们吵了半钟头,对皮条客有理有据还有礼貌讲法制的态度很有好感,倒是那个房客一副无赖相,也是邪了门了。

八宿-鲁朗,最不愉快的事情。

第二天早起开始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鲁朗。

鲁朗是个镇子,本不应在这里扎营,它之所以取代了大营地波密是因为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0点,实在开不动了,上次如此之累还是当日杭州往返黄山的时候。

image

从八宿出发,先到然乌湖玩一下。天公不做美,下雨,所以湖水不是湛蓝色的而是绿色。本以为然乌湖也就这样的时候(糖总说远不如泸沽湖),往后开遇到了传说中的下然乌,与帕隆藏布江相接的地方,水是青绿色,大浪滚滚,声势浩大,才觉得然乌湖没有白来。

image

image

后面一路没有什么好说的,直到波密的一个检查站,这里发生了本次旅行最让我们不愉快的事件。

这个检查站看起来和过来的数十个检查站并没有什么不同。警察过来拿了驾照行照身份证,看了看说,『几个人?』我说『两个人。』

警察:『两个人要这么多东西?』指了指车顶架。

我:『呵呵,我们杭州来的,东西多。』

警察:『这个车顶架是不允许装的,你看你行驶证里都没有备案。』

我:『啊?我是查过道路安全管理条例,只要不超过半米的都可以装。』

灾难出现了,这位警察同志说,『哎你说话还一套一套的,本来我只想提醒你一下,那我现在找交警过来。』

糖:『我们见到好多车子都装了,也放行了』

警察:『我们都要查的』

说话间三辆装了车顶箱、车顶筐的各色车辆默然通过,警察同志脸色像吃了屎一般。

不一会儿一个交警过来了,还是那些话,不允许装云云。我又很傻逼的说道路安全管理条例是允许装的。

交警:『我怎么不知道?你过来』丢给我一个小本本,是道路安全管理条例。拿出里面改装需要备案的一段给我看。

但实际上,这个道路安全管理条例是1988年发布的,已经过时很久了,以至于在04年的时候就实行了『道路安全法实施条例』,其中有明确规定只要不是超标超范,非营运车辆安装车顶架行李箱是合法的。

交警:『我这里只有这个(1988年的古董),我要人拆的,就没有人敢不拆的。』

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无论是前面的警察,还是这个交警,只是为了施展淫威,我认罪伏法就可以了。

交警:『你去找个汽修厂把车顶架拆了,拆了才能过。』

我:『不用,这个我自己就能拆』

于是我扒着车门,只用了五分钟就把车顶架拆下来了。开玩笑,六千块的拓乐的设计是吃干饭的么?放倒后排,把车顶箱塞了进去。这个时候,一个藏族大汉,看糖总不方便还要照顾纸纸,主动帮我搬这个很沉的车顶箱。我跟他道谢,他很豪气地说,不用谢不用谢。

我指着车顶架问前面那个警察用不用拆,警察说不用拆了,他只是想提醒下就放我走的,谁让我说话『一套一套的』。

交警过来还给我证件,说『本来要扣你两分三百块的,现在也不处罚了。』我连忙千恩万谢,认怂走人。

对了,这两个警察都是汉人。

通麦天险

这个不愉快给我和糖总打击颇大,一路心情非常差,直到通麦。前面就是出了名的通麦天险了,这里又被称作通麦坟场。由于前面出了事故,所有车辆在这里等待。

这里和我们第一天的二郎山一样,施行交通管制,单进双出。二郎山的单进双出是单号车辆往西藏方向走,双号往四川方向出,每天都可以走。而通麦是单通双封,单号两边可以走,双号封闭施工,施工车辆通行。

今天不走就要再等两天,所以今天无论如何要过去。

因为要等三个小时,我跟糖总商量了下,决定把车顶箱装回去,因为这个是合法的,所以在后面的路上被拦下来的可能性极小。放在车里反而会挡住后排视线,也影响我们从后排拿东西,更严重的是影响纸纸大人睡觉!于是我们把车顶箱撞了回去,比拆多不了多少时间,拓乐专利的快装系统真是太赞了。

这个时候后排的面包公交上下来一个带手套的司机,正是之前的那个藏族大汉,他看我们装回去了,上来聊天。

藏汉:『你们装回去了嘛。』

我:『是呀,这个就和你们面包车上的那个是一样的嘛。』

藏汉:『对,一样的,那些警察就是想让你们做些事情。』

一时间心里很暖。

通麦检查站放行了,我们往前开动,经过了传说中的通麦大桥,我让糖总快拍一下这个据说禁止拍照的大桥。糖总赶紧按了几张,我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卧槽,上面这个不是通麦大桥,而是新修的隧道敲,下面那个摇摇晃晃的小桥才是断过、死过人的『通麦大桥』。

在武警的指挥下,一辆车通过了才允许第二辆车过,我们颤颤巍巍的开了过去,立马又遇到新一轮堵车。这次是因为前面出了事故,还在处理,所有车辆靠着悬崖等,这一次等了近三个小时。

image

后来知道是有落石砸中了一辆货车,货车驾驶舱完全压扁,司机副驾驶当场死亡,而我们在晚上九点,天完全黑了的时候要经过这个地方。

image

临近九点的时候,天开始下雨,不知何时大家都发动起了车子,开始缓慢前行,有些性子急+性格傻逼的司机,在这濒临悬崖的两车道上硬要超到前面去走,结果再次导致塞车,很多对面来的车迫不得已轮子压着悬崖边通过。我们看的心惊胆战,好在我们这边是靠着山的。最后终于通车了,已经是九点半,雨不小了,我把全身的灯都打开,不紧不慢的开始走,又要超车的我主动让着。

image

说实在的,这个路况真比二郎山要好,二郎山修路的那一段是轿车坟场,根本避无可避的大坑大坡,不停的挂底盘。这里虽然很险要,坡度大,但不会那么容易挂底盘伤车子。这么说吧,二郎山我挂了20次,这里只挂了一次。为了保持视野清晰,我们开着空调MAX吹玻璃,两个人也满身大汗。一路不停的打滑,就像玩GT时候的雪地关一样,好在我玩的多了,对这样滑动前进非常有经验。一路前进的很顺利,一辆雷诺科雷傲在一个坡上怎么也上不去,下来人指挥,绕来绕去可算上去了,而小福一拐方向盘一脚油门就冲上去了。

糖总一直在说小福加油,小福的确也不负众望,很游刃有余地通过了通麦天险。由于是雨夜,虽然能听到悬崖下面的大浪滔天,但完全看不见身边的悬崖,所以开这段路反而没有什么好怕的。

鲁朗的石锅鸡,林芝的发动机,米拉山口的拉稀

过了通麦,再走六十公里,到了鲁朗,就是著名的鲁朗林海和石锅鸡。这里有石锅鸡一条街,我们来到这里时已经接近十二点,这里是找不到我们一路上住的三百元左右酒店的,只好奔着有『住宿』招牌的石锅鸡店子去。两个人的确也饿熊了,点了一份小份的石锅鸡,菜单上是280,但老板给我们的价格是120。

image

石锅鸡的鸡应该是风干鸡或者腊鸡肉,并不鲜嫩,但汤的味道就好的没法说了。恩,没法说,不说了。

晚上去住了条件还算好的,财旺顿珠家庭旅馆,180元。电视机怎么也打不开,这一路都是网络电视了,就他们还用闭路,有wifi但我没找到ssid。硬件条件一般,比不上同等价位的汉庭如家。不过此时此刻,零点钟,两个人疲惫不堪,其他旅馆40一人没有卫生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哦,纸纸酱过通麦天险的时候一路颠簸但睡的很香,她最舒服了。

早晨起来,被子潮湿得不行了,收拾东西出发,回到鲁朗过早,在东北人开的早点店里吃了馄饨馒头,还遇到了往滇藏线走的一伙山东老乡。

从鲁朗出发,目标直指拉萨。上了鲁朗林海的山,一路大雾,山东全是大雾,山西北则天晴气爽,也是邪门了,猜是昨晚的雨被太阳晒蒸腾起来。一路有很多骑士,都走到这里了,离拉萨不足五百公里。

听见底盘总有奇怪的声音,开到林芝的一个汽修厂去看了下,原来发动机护板已经完全挂烂了,拖在地上以至于有很大声音,这里没有护板现货,只好直接拆下来丢掉。后面的路如果没有通麦天险这样的,也不至于对发动机如何。

话说林芝真的是很不一样的地方,平原,低海拔,被称作江南。城市不大,但看上去资源配比均衡,是很宜居的地方。

一出林芝的门,就遇到在修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们遇到了史上最大的水坑,和之前过那种路面排水的畅爽不同,这次差点摊上大事。从水坑里轰然经过,发动机盖立马开始冒烟,冒的是水汽,不是青烟,车子也没熄火,我一脚油门把车带出水沟,在前面路边停下来。下车开发动机盖,里面水汽缭绕。

诊断是由于发动机护板拆除,在过水的时候水会一下子涌进来而不是被护板压住,大量的水与发动机滚烫的机体接触,瞬间汽化。

糖总吓得花容失色以为小福要挂逼了,经我解释后才放下心来,继续上路。

从林芝到拉萨的路上,我们都没有停,所以这路上的工布江达县、墨竹工卡县这些名字我死活都记不住,要查地图写出来。在工布江达的时候上路边的免费厕所,高空轰炸(厕所建在很高的地方,没有蓄污池,直接砸出去),此时之前温州妹子的车队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也一眼认出了甘A的牧马人,赶紧驱车跟上,这样一路同行,直到拉萨。

翻越此行川藏线的最高海拔,米拉山口(5013)的时候,下车拍照,此时发现我和糖总已经完全适应了高海拔,一点都不气喘晕眩了。我还在这最高的地方上了公共厕所,我敢说我不是朋友圈里唯一一个在5k海拔拉屎的人,但一定是唯一一个在这里拉稀的人。厕所依旧是高空轰炸。

image

拉萨,最后的虐车狂欢

从米拉山口出发,车队开始分散,从五千米要下到3700米,即使是铃木北斗星也可以开的很快。过了最后的两个检查卡,拉萨就在眼前了。

老爹微信问最后的路怎么样,我说也算天子脚下,应该不错吧。

天子都不知道,进拉萨的最后30公里路,居然全部是土石路。

所以这一段我称作,最后的虐车狂欢。

开进这段路后,路面开阔,大概有四车道,并且没有对向车来。进藏的上百辆车就如场地越野赛一样开始疯狂角逐。由于我没有了发动机护板,很怕这样的小石子会卷进传动带里,开的格外小心,在遇到一辆河南安阳来的老款福克斯后,更是紧跟别人步伐。

昆明来的一群牧马人改装车在这里大展身手,巨大的轮胎在此如履平地,很快的超越了所有的车,稳健地领跑,一辆F150猛禽也跟进其后,路虎卫士不甘示弱,而那些家用SUV,奇骏四驱版、CRV、RAV4都跑的很欢。更不用提满地的普拉多了。

终于走到铺装路面的时候,我勇夺倒数第一,安阳的老福克斯倒数第二。

到酒店还有15公里的水泥路,开起来就舒服多了,夜里的拉萨,没有觉得和其他大城市有何不同。就是满地的普拉多吧。

在跟糖总聊天的时候,忽然惊觉左前方一座山上的巨大建筑,定睛一看,就是布达拉宫,忍不住惊呼出来。我跟糖总说,一个城市里有这么一个古堡,的确是太震撼,比什么明珠或者纪念碑都有更强的视觉冲击。

再走两公里就到了酒店,忍不住要喷一下这个酒店。

我在成都住的星程是全季改组的,全季和星程都是华住的中端品牌,而这个拉萨北京路星程居然是汉庭改组的,汉庭可是经济酒店,这里的硬件设施、隔音也的确都是汉庭的水准,但收星程的钱,我要投诉,我要写小文批判,我要1星评价!!!!

还有很多图和视频会在回杭州后的精装版里奉上,敬请关注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