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荥经-天全-泸定,被雅安地震摧毁的川藏线

上午十点从雅安出发,在原本318国道川藏线的入口看到公告说封路,而高德地图也提示封路,于是我们决定绕路,往南走一段高速再往北返回318国道。

百度和高德给出了不同的方案,百度建议走120公里高速直接到石棉县再北上S211省道直达泸定,高德则建议从荥经下高速,返回318国道。

事实证明高德再一次不负众望地把我们坑苦了。

封路的公告牌我们只在行进途中拍照阅读到不完整的部分。大概是从天全县到二郎山隧道交通管制,平时不准走,五点以后单进双出,今天是31号,明天是1号,都可以走,但你想在五点以后开这支离破碎的318盘山公路吗?

image

一路是村庄里巨大的地裂,山路上的落石,塌方,滑坡,以及半边路在重修的318国道,艰辛不必言表,即使我开得很小心,由于光线受限,不能完全辨识出大坑,这120公里的最糟糕路况还是让小福刮擦底盘不下20次。我们今天在泸定要把车升起来检查一下底盘磨损情况和油箱状态。

image

image

image

警察叔叔,他遮挡号牌!

image

前半段纸纸一直很乖,我们在一个村子休息,纸纸也下来撒了泡尿吃了点东西,再回到路上全程拥堵,因为大家排队等进入天全的管制地段,也没有机会遛狗,结果纸纸就不安的爬上爬下,直到行驶到一坐大桥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自己爬到我们事前给她铺好的尿片上开始嗯嗯(从老罗那里学来的词,便便),车子里面立马臭不可闻。赶紧开窗,虽然外面被大车扬得烟尘滚滚。把便便尿片包起来,丢进垃圾袋,往前开不久遇到了中石化加油站,得救了!

image

image

下车丢垃圾,加油,上厕所。一辆牧马人也来加油,下来四五个人。后面的夜路里也遇到了他们。还看到交警在这里拦往对面方向开的车子,因为是单号,不能出的。

后面继续搓板路。我们之前查的路,均速只有40,我很质疑,跟糖总说怎么也不至于这么慢吧。但实际上均速比这还慢。一路都在颠簸、减速、轮胎打滑,堵车,有时候还要让路。

知道距离康定115公里的位置,路才变得稍微好一点,但后面又开始变糟糕,并且慢慢的天黑了,山里有了很大的雾,这次看到的是正宗的雾了,在不停流动的水汽,和杭州的霾质感是完全不一样的。往二郎山上的盘山公路且一边在修路,能见度只有五米,毫不夸张,好在一辆车都没有。

一路我们都在盼二郎山隧道,看到2km的指路牌后我们实际又走了五公里才进入隧道。在一片水汽缭绕中听到志玲姐姐说,前方三百米隧道的时候,心中一个声音塔斯该带(得救了……)。

二郎山隧道限速30,整个隧道只有我们一辆车,这是从荥经下高速以后遇到的最好的公路了。过了二郎山隧道,后面的路都正常起来,不再是地震重灾区被摧毁的路了。而我们也一路欢快的下坡,路上遇到过一些巡山的交警。

晚上十点,到达泸定,泸定,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

定了泸定桥宾馆,停车入住,丢下狗,两个人去大渡河边上的馆子撸串串香。大渡河的波涛汹涌澎湃,串串香香辣开胃,一时间胸中豪迈,和糖总干了这杯百事可乐。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