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保靖,龙的洒脱

从荆州到保靖,一路暴雨,说来也邪门,我们这次旅行,每走一段高速一定大雨倾盆,我们变雨神了吗?

image

路过张家界的时候我们就已发现,导航上从高速出口到龙皓伦家只有6km,这告诉我们,保靖是一个小城。但保靖的小还是出乎我俩的意料,我们只在这里呆了24小时,但主干道、龙的家、一些地标的位置已经烂熟于心。

虽然小,保靖的美却让我着实惊叹,城镇很老很老,房子很久,有些废弃的厂房看起来像是前苏联的。一条大河横跨小镇,这条河现在看起来很吓人,恐高正如我的看着阶梯都发晕,但实际上在龙还小的时候,水位在桥墩位置,如今因为兴修水利,下降了四五米,以至于看起来整个镇子都悬浮在山崖上。

image

龙的家在一个新小区,离他工作的学校只有10分钟步行的距离。130平的房子,南北各一个大得令人发指的阳台,装修下来40万的样子。我尤其喜欢那两个没有包起来的阳台,和空气接触,能最大程度消减我对中国公寓的厌恶。

午饭去江边的一家馆子吃的乳猪和腊肉,味道相当不错,饭后我和糖总兴起沿着江散步,又顺着对面山上尼姑庵的栈道爬到山顶的寨子,俯瞰全城。

image

出来的时候没有带纸纸,回家才发现已经反天了,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怒气,叫了一个下午,打开关她的阳台,赫然发现从我姨家讨来的玻璃饭盆子被摔成两瓣儿。第二天早晨纸纸又毫不客气地在各大房间里撒尿做纪念,我在后面拖着抹布水桶一路擦。

image

本来纠结去张家界还是凤凰,但想起此番西行的初衷,最终和糖总达成一致,直接去重庆。在路口吃了当地的宽面,从另外一条非常优美的小路绕到高速,一路崇山峻岭烟雾缭绕,来了重庆。

image

关于龙

image

龙是游戏高手,和我一样,至今都在玩游戏,他对游戏理解的很深,比如魔兽世界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接任务做任务刷装备,但所有的剧情典故基本上可以从他这里背书。他带我入了DS掌机的坑,从此我开始各种掌机、家用机,从而彻底抛弃了暴雪之外的所有网游,对游戏品质和游戏本质要求很苛刻,到最后反是他劝我『跟朋友一起玩比玩高品质游戏更重要』。

毕业时我对他毫不犹豫地回家当老师很不以为然,觉得他应该去做游戏或者至少在大城市打拼。直到我来到这个小城,竟然对这里心生羡慕,觉得这反而是我求之不得的生活。看到他抱着娃儿,和同位一所学校英语老师的老婆用本地方言窃窃私语,我真是感慨万千,当初我要不是站了八个小时的火车来杭州,此时此刻我可能也在东营某个片区当片儿警。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的确是句挺圣母的话,但我一个朋友说的挺好,他从欧洲回来,发现那边的老车很多,居民也更喜欢环保的出行方式。他说当我们没有蓝天、白云、干净的空气和舒适的生存环境时,就把对这些的渴求全部转化成物欲,去追求更好的车子,更大的房子,可最终还是得不到蓝天白云,干净的空气。(小鱼:我他妈完全不是这样说的啊!)

我很厌恶大城市的很多意识形态,比如学区房,比如金钱至上,比如竞争意识,我希望我的家人能活的本真一些,就如我对纸纸一直缺乏管教和训练,让她活的更像狗一些,也希望我将来的小娃儿,能活的像人一些。

家与家乡

去魂牵梦萦的武汉让我发现武汉只存在我的想象中,我早已扎根在杭州,爱杭州多于武汉。而我还有一个想象中的青岛,认为自己应该落叶归根在能听说当地方言的城市。出来的日子里,心中的很多困惑反复被思量,渐渐的有了头绪。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