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宜昌,友谊地久天长

荆州

image

花花对我来说是半个武汉,当我得知花花在荆州开办果真不错的分店不在武汉时,心中既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她生意越做越大,失落的是她越来越忙,我和她只在一年多前婚礼匆匆见过一面,都没有好好叙旧。

我们很快决定周六与花花老公唐先生还有水姐姐直奔荆州,看看她,看看她的果真不错荆州店。

周六早晨九点才溜完狗出发,结果在武汉绕了一个小时才出城,这个城市真是一年一个样,地图更新的速度根本赶不上变化的速度,于是我们被高德导错了。出城的收费站,被告知从13年到现在一共欠款96元,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走的环线、过江隧道、大桥原来都是收费的,怪不得看到很多说ETC收费的牌子但没有见到人工收费,是用拍照登录的方式。

对比杭州之江大桥由收费改为免费,武汉条条大路都收费的情景真令人厌恶,加之湖北ETC与全国没有联网,在这里跑很不方便。

两小时后到达荆州,最繁华的北京路后面的梅台巷看到了很显眼的果真不错,以及老板娘花花。

在店里逗留了一会儿,花花带大家去商场吃了午饭,决定下午去公安的家里玩。

image

在花花家里我第一次见到全自动麻将机运转,真是……好喜欢。

于是也第一次学了麻将的基本原理,在老婆的指导下还胡了一局……我从小就是打电玩的,一路长大也都是玩游戏,什么麻将啊打牌啊一概不会,感觉麻将好像挺有意思,可以和爹妈都学学,以后一家四口再在一起可以打打麻将。(其实是全自动麻将机太好玩了)

晚上吃的『公安牛肉』,糖总在武汉时心心念念,但我不想去那个车水马龙的街道口吃。万万没想到我们直接杀到公安来吃最正宗的公安牛肉了,旅途就是这么邪乎,这么美妙。

第二天中午花花预约了在一家很邪乎的私厨,每天只接受八桌预订,在一个别墅里。

晚上花花带大家去吃荆州最好吃的虾子,场面何其火爆,目测有百桌之多,日销千份有余。麻辣与蒜蓉味道也极佳,还有首扎免费的啤酒,便宜又好吃,相比起来杭州和武汉的那些虾子贵三倍,难吃四倍,看来大城市的人也在为信息不对称买单。

吃完虾子回到酒店,休息了一小会儿,已是九点,送唐先生和水姐姐去火车站。丢下人我们就离开了,未做停留,我不喜欢相聚短暂却临别千言,我受不了离别。就如我们这次出发,对我是一次全新的启程,本来很轻松,但爹妈休假,来杭州玩,他们还在杭州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踏上计划中的旅行,举家出游又变成了一次离家。

宜昌

第二天,我们把纸纸丢在酒店,按照原计划去宜昌玩三峡人家。

image

两个小时从荆州到三峡人家,有一个小时在盘山路上,非常之爽,为了避免刹车热衰减,我改为手动模式挂三档利用发动机制动,而在这路上加速也不会超过三千五百转,不至于让自动变速箱在上坡下坡中频繁升降档。

image

三峡人家门票180,短暂的渡轮后,开始爬山,看山寨,最后到一条溪流溯溪,里面建设的很好,虽然都是人工安排的场景,但独特的山涧环境吸收了绝大部分噪音,让表演的山歌长笛非常清新怡人。

image

从三峡人家离开已是下午四点,我和糖总都饿得两眼冒金星,大众点评到本地一家广受好评的鱼肉火锅,李二鲜鱼火锅。我们按照杭州的习惯点了很多菜,领班告诉我们这太多了绝对吃不完,然后我们删掉了二分之一,上菜时发现分量的确大得可怕,颇有山东菜的份量。真是昨天有荆州范儿的小份凉面,今儿有宜昌范儿的小份扬州炒饭。

image

从宜昌回荆州一路滂沱大雨,这一段高速修的很糟糕,排水不畅,即使只开90,也打滑很多次。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舒适冒险』,就是虽然在做冒险的事情,但不苦逼,能见度30米的雨天开高速危险吧?但我听着音乐吹着空调,又很舒适。舒适冒险的喜好提现在很多方面,有空细表。

image

后面的计划

明天我们启程往湖南保靖,是我大学最好的基友龙皓伦老师的地盘。也是我们第一次离开熟悉的省份,算是踏上未知旅程吧。我们的节奏可能有点慢,走亲访友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好多朋友等着我们进藏,我也挺怕一进藏我糖总或者狗子高反了,歇菜了。我们有在吃红景天,也很注意休息,不感冒。

今天看到爱拼车发布了关服的通知,很多朋友来问情况,其实情况就是爱拼车退出了这个市场,团队要转型再创业。我么,进藏一事非常早就公开计划了,也是很利索的和老婆双双辞职,这次我们至少玩一个月,可能玩两个月。回来以后我会优先接触几家做汽车、旅行相关项目的团队,此时此刻我唯一想的事情就是进藏进藏进藏。


我们已经在进藏的路上了,同路快加微信:D

位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