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之变化,纸纸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image

今天的行程是湖大吃早饭(早于十点的饭),昙华林找球玩,晚上加了与花花老公次饭饭和遛狗。

image

早晨开车到湖大,有两个发现:

  • 为了给地铁让路,整个西门被拆掉了,道路内迁十几米,湖大的大片草坪牺牲掉了。
  • 湖大进门开始收停车费了。三元每小时,是不是比浙大便宜来着?

停车费还是交的很开心的,我觉得哥们混的不好不能一把给母校捐个十万八万的,还是可以捐个九块钱停车费的(ง •̀_•́)ง……

image

我们在湖大逗留了三个小时,后门吃了米粉和热干面,买了大学时候特别喜欢喝的e水空间的绿茶(两块钱一大杯,现在喝起来真特么难喝啊,喝了20毫升就丢了),在煤渣跑道,现在是塑胶跑道上遛弯,我还忙里偷闲看了在上舞蹈课的妹子们。上午十点,有很多人在上体育课,我跟他们喊,不要跑步了,你们工作了都会发胖哒!遇见了大学的网球老师曾老师,但由于当时我并没有想起他姓曾,就没有好意思去打招呼。看来网球课越来越规范了,我们当时的主要教学内容就是拄着网球拍聊天,现在居然要跑圈练体能了。

image

邻近中午去图书馆门口的草地晒太阳,有一个奶奶领着小宝宝散步,看到纸纸很是喜欢,就过来玩,我给他拍了一张拍立得,她老说身上没带钱云云不好意思云云,要我们留电话留姓名,我说你太客气了。

image

十一点四五十,学生们下课了,马路上人多了起来,我们钻进车里吹空调,开往沙湖。这段路上,我固定了一个gopro车内拍摄视角,效果真是好到爆,如果不是因为糖总仰着脸双下巴极为明显,我真要把这段视频拿出来给同学们安利GoPro。

image

来湖大的第三个发现:

  • 沙湖被割出去了。

从学校里的教职工小区里穿过去,赫然发现尽头是一个收费站,一条从未看过的公路出现在眼前,这里居然多了一个门,而门的对面就是心之念之的沙湖。卧槽这是怎么了?

穿过了马路,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湖大花园过去了就是沙湖,虽然也被大面积填湖,但基本还能看出以前的模样。又想起了很多回忆。

糖总聊到我以前玩摄影,说晚上为了拍一栋楼,爬上爬下好几层去寻找不同高度带来的不同视角。我听起来像是别人的励志故事,根本不认为这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好像现在再也没有对一件事情那么专注和热爱了。

从沙湖回来就直奔昙华林找小球了。球已经开了第三家店子了,她和她爷们八月都很努力,我们看着很欣慰很羡慕,糖妞说她也想开店子,可以睡懒觉。我说开店子都是很辛苦的,坐办公室是最舒服的事情,你如果要开店子不如先赚到足够多的钱,然后养一个店子玩票。糖妞说,都有足够多的钱了不就可以睡懒觉了吗?

哦对,你是要睡懒觉……我还以为是要搞个私人会所朋友们好一起玩……

从球那里回来,我们去了销品茂,我们大学时候常去的地方,不过那个时候只敢逛三楼,现在则从一楼开始扫起。销品茂的地下车库限高只有1.8M,我留了个神让糖总下去瞅着点,被证明果然无法通过,于是停在地面。

糖总又扫了两件衣服,是之前准备在西藏拍照用的大红群子,妈蛋这里的衣服还蛮贵,折扣远不如我大杭州的奥特莱斯(我好喜欢奥特莱斯,安利一下)。又去沃尔玛买了一些必需品和鸡腿,话说这家沃尔玛真心好,逛了这么多超市回来还是觉得这家又大又便宜又美好。

image

晚上回汉口接了水姐姐,再去接花花的老公唐先生,一起去吃了晚饭。回到家水姐姐说去遛狗,我就带纸纸一起下去,由于绳子在车里,只好无绳,没想到第一次无绳如此顺利。

纸纸同学基本上跟得还算紧,唯一的毛病就是见到楼道就往里面钻。

转了两圈,去他们小区一个狗民活动专区,一个泰迪疯狂的爱上了发情期的纸纸,不停的追舔,要不是我和众小狗拉开得及时,就把纸纸上了。纸纸同学深受各种小公狗的欢迎,我把她抱在怀里,各种小公狗就往我身上扑,我被狗爪子门划得好疼,还有不长眼如肉肉这样的往我裤裆上搭,疼!!你说你个母狗凑什么热闹??

晚上回到家里,纸纸体现出无比的疲劳,倒头就睡。其实我也很困了。

进藏开局这两天都还挺完美的,明天糖总要拉我去玩欢乐谷。虽然我百般不愿意(不想在进藏前出什么幺蛾子,毕竟是当年走个二桥都吓感冒的人),但还是坚强的团购了门票,明天给大家录几段GoPro过山车什么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