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在奓途(潜江番外)

奓,是武汉的一个地名,奓山。我说念嗲,糖总说念爹,最后看见路牌上写着zha。

它是我们在收费站口因为ETC问题耽搁十分钟后,进入武汉市看到的一个地名,回想起今天的种种,不由得想说车在奓途了。

这次回家是有些家务事,回去得匆忙,前一天晚上说回家,第二天早晨五点半就起床,一路高速飞奔回家,只用了九个小时,一如去年九月回家时候的速度感,更好的是,新的高速路又将从杭州到潜江的距离缩短了一百公里,非常舒爽。在家的事情按下不表,今天从家里回来可是费了劲了。

纸纸在车顶

早晨六点就出发,但在高速入口被告知大雾封路,我们等了整整两个小时,由于没有任何人员的协调管控,进入高速匝道的应急车道被堵的死死的,而马路中间是用铁丝圈紧的路障,所有的车辆在其中进退不得。我忍耐了一个半钟头后终于打电话给当地122,然后转给了一个xxxx122的高速部门,我描述了当前的情况,资讯什么时候开放高速,那边说仙桃有大雾,上面还没下来消息。我说那能不能派人过来指挥下交通,清理出应急车道,让别人可以掉头去走国道,那边的女声开始支支吾吾轻不可闻,最后居然挂了我的电话。

潜江大堵车

又等了一会儿,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为挤在大堵车中的兄弟姐妹们开辟一条求生之路。我下车从后备箱里翻出钳子,钳断了路障上的钢丝,用了很大的力气搬开了路障。由于路障的设计是一块压一块的,所以没有点力气还真拆不开。我挪开了路障,上车扬灰而去。在这个路口等待的两个小时,是我对政府交管的尊重。

糖总儿时喜欢吃的面

车子往东开,看到了早市,于是停在路边进去吃面,糖总心心念念的儿时美味,现在吃起来也是不错。出来买了箱水,上车准备回头看一看有没有开放高速,于是从另一个方向往高速走,已经放行,并且我拆开的缺口竟然像是已经挪回去了,这会儿效率也是高得出奇了。于是我们往高速口走,走ETC车道。印象中龙哥曾经说过湖北ETC没有联网的,但是当我把车子凑过去的时候,闸门竟然开了,那我就走呗。一走不要紧,隐约发现前挡玻璃左下角有个红色的小纸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做出了挥动雨刷把小纸片甩飞的动作。这下我意识到这难道是我们刚才在那条没有标识禁停的、乱的无比的早市门口的违停罚单?若真是的话这可是我在潜江吃到的第三张罚单了,占我驾驶生涯的一大半,跟这个地方真是相冲,也不知道丈母娘大人今早去算命的时候算到了没。

湖北大堵车

说回ETC,直到到了武汉出口,就是那个奓的地方,ETC提示『非本省联网卡』,于是乎工作人员把我身后的车辆遣到别的车道,打电话给潜江入口的人,证实为后车的ETC被刷到,开了我的门(让你丫跟我那么近,可有意思?)。

交了费用后居然走着走着走到了武汉市里,也是邪门了,从东往西的时候没有经过武汉啊。进了武汉市里后一路走一条从未走过的路,才发现武汉太大了,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四年,还只是了解了它的三成。后来上了三环线,在上面开着竟然有GTA5的感觉,宽敞无比的五车道,高低起伏,速度极快。可惜路况不佳,有个坑,我过去的时候居然把雨刷开关颠开了,也是奇观。

一路向东,在湖北和江西交界的小池收费站门口800米的匝道上,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一直以来我是特别鄙视占用应急车道的人的,我曾说过:

无论多么拥堵,都不应当占用应急车道,如果此时后面有辆救护车,那所有在这个车道上的人都是杀人凶手。

拍照的警察

但这次我晚节不保了,在右转还有800米的时候,遇到了大堵车,我跟糖总说,我走应急车道早点离开吧,不给国家添堵。但我刚冲上去的时候就被塞住了,这时候远远看到交警同志过来拍照,其实装作撒尿拉屎呕吐遛狗望风的事情,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不过最终还是理亏,心想自己晚节不保要受此罚。

驾驶生涯中唯一一次上应急车道,就这么精彩的被拍了,也给我提了一个醒,原则就是原则

后面的路相对来说就好走了,江西的高速真的太美,到安徽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又是夜路,一路到家已经八点半。


如果你也在这段时间有去西藏的计划,或者对我们的旅途很感兴趣,欢迎添加我的微信。

位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