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那么糟,没那么好(乌镇番外)

糖妞在乌镇

糖总有天忽然说自己不想再打游戏了,浪费太多时间,活的漫不经心。很少见到她这么由内而外的痛心疾首,恰逢周末阴雨,没法去北高峰爬山,干脆决定去乌镇看烟雨江南好了。

之前和糖总骑车去过西塘12年博客,知道西塘和乌镇只有五十多公里间隔,不过一直以为乌镇在西塘东边,却是搞反了。

群里问了谁想去,一起玩过很多地方的小诸同学要一起,于是大家定了很便宜的酒店,一同前往。

早晨九点才去滨兴小区吃早饭接小诸,路上却发现糖总没带身份证,于是接到人吃了早饭后又回家拿身份证,直接走彩虹高架上绕城高速,一路顺畅,很快到了乌镇。

在西栅门口的隆源路停车,公共车道上的划定停车位停下,一个大妈从后面万顺农家菜餐馆里走出来,让我们移走,说影响她做生意,我说我去办理个入住就走,大妈不依不饶一定要我们立刻挪开。于是我就上车把车开到后面小操场改的五块钱一天的停车场里。也挺邪门的,中午饭点到来的外地游客,不揽客吃饭也就是了,居然还把人赶走,大妈也是挺有个性哒。

image

预订的酒店名字和实际上入驻的居然不是一家,好在酒店虽然装修老旧,接待的却是个又暖又帅的小哥,携程上踏青促销,才108元,也就没啥说的了。

乌镇的东栅就在酒店步行五分钟的距离,过了桥就是,150块的联票,但基本上感觉东栅没有特别让人惊喜的地方。之前在网上看到说东栅比较贴近民俗,西栅商业味道太浓,不过实际上玩了过后感觉东栅基本上没料,西栅则管理不错。

很快玩完了东栅,三人回到酒店,由于他们还有开一家餐馆,就是我经常吃的灶丰年间。我们就让他开车带我们过去,刚好也在西栅门口,吃完饭直接开玩。

开始点菜我才发现,原来每一家灶丰年间差的还挺大,果然都要根据大厨的菜谱走。这里没有煮的稀烂的酱鸡爪,而是比较硬的大鸡爪,而我喜欢吃的神仙鸡和孜然菠菜也都没有,只好按照当地的特色菜点了。

吃完进西栅的时候,雨已经不小了。坐了免费的摆渡大船到了对岸,三人就沿着民宿街一路往里走,人不多也不少,雨时大而时小。由于下雨,并没有沿街叫卖的人,也没有到处拉生意的本地人,游客都自顾自的进出一些小店,或者到屋檐下避雨。

这样的雨天,这样的民宿,是挺美的,我跟糖总说,你看,如果住在这样的木屋里,喝着热茶,看着河里撑杆而过的乌篷船,和门口被雨淋得跟狗一样的逗比游客们,是多么奢侈的生活呀。

走着走着,鞋子全湿透了,和黄总带的伞很小,又要照顾到相机君,我们两个半边身子都湿透了。一坐下来就觉得冷,就一刻不停地走,大概一个小时不到就走到了最西头,糖总还站在公厕门口问管理员大妈公厕在哪里,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也让这个雨天没有那么冷。

往回走沿着护镇北河,由于是游览车专用道,没什么好看的。

浑身都是雨水,脚也冷的要命地回到车上开开空调,简直美好极了。开回酒店后,就各自回房间趴着了。

晚上八点,三个人纠结半天还是决定不叫外卖,穿上空调吹了几个小时的衣服下楼去对面那个没什么生意又把音响开的轰隆响的烧烤摊吃晚饭。对面有两家烧烤摊,一家门口贴着点菜前问清价格,看着就像善解人意的黑店,另外一家门口的泡沫盒子里游着两条鱼。之前小诸说想吃鱼,我们就选了这个有鱼的黑店。

黄总问清楚了鱼的价格,88元一条,不论重量。然后素菜么,老板娘说『都是一块两块的』,于是我们几乎点的都是素菜,也不多,一人一瓶雪花。烧烤没点多少,吃的很快,鱼正在烤,伙计忽然过来问要不要加38块钱,可以加很多素菜下到里面云云,不然不好吃——此后他至少用十分钟来描述不加这38块钱将有多么不好吃。糖总自然很不乐意,绝不接受这样不先说明白,中途落井下石的行为。于是我们坚决没有加这38块钱,最后鱼上来了,很好吃,并没有像他自黑的那么不入味。

结账的时候一看二百多,就是说我们吃了一百多的素菜和三瓶雪花,大概看了下有28块钱的小茄子,所谓的『一块两块的』则大都是『三块四块的』。大家也懒得啰嗦,付钱回酒店睡觉觉咯。下图是我们住的酒店,名字叫姗娜拉,对面的烧烤摊,夜里出现,白天是早市之类,如果有人看了这片博客记得慎重哟。钱从来都不是问题,但出门在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image

image

次日早晨,我6点半就起来了,刷微博和朋友圈等两位姑娘起床,然后发现自己的车被本地车别到停车位里出不来了,让酒店小哥报警联系了车主来挪车,那个开锐志的中年男人姗姗来迟,还用本地化叨逼叨叨逼叨地不离开,酒店小哥跟他用本地话讲半天,我鸣笛才让他上车移开。

出了酒店上道路,很快就离开了乌镇。

乌镇的景区,管理得挺好的,没有特别乱的感觉,也没觉得特别商业化,可能是下雨的原因,也很可能真是下雨的原因;不过乌镇人民的代表,赶人的大妈,一块两块的烧烤老板,堵人车还骂骂咧咧的中年锐志车主,足以让我不会再想来这个地方了。


如果你也在这段时间有去西藏的计划,或者对我们的旅途很感兴趣,欢迎添加我的微信。

位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