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出发

这是本专题的第一篇博客,写于远尚未成行的今天。

常年写需求文档,喜欢分条列目,喜欢表格,现在想严肃地谈谈人生,竟然不知如何下笔了。

我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位莅,欢迎叫我位毛,我对中文系老爹给起的名字满意之极以至于想传给他还不知在哪的孙儿。位毛是我行走江湖的称呼,源自小名毛毛。

两人一狗去拉萨

我是一个产品经理,与其他职业不一样的是,跟父辈讲清楚这是做什么的,有些困难。比如一个人说在银行工作,就可以获得『那不错呀』的回应;在大学当老师或者辅导员,都可以说是教育工作者;而产品经理这个近几年才兴起的叫法,是什么东西呢?

MIUI产品经理许斐1

我跟我爹指着他手机上的MIUI,说这是许斐姐姐做的,跟我妈指着QQ空间里的每天弹广告的勇者之塔,说许杰哥哥就是这家公司的副总裁。我和他们干的活儿差不多。

易娱副总裁许杰

不过显然从网易到卡布,我爹妈都没听说过我做的产品,网易摄影易信,多诺租车(already shut down),爱拼车

在高中的时候,我还会和在清华读研的许斐姐姐有书信来往,我写一封,打一封,写是偷偷写在课堂上,打是对自己的破字太不自信,想不到许斐也会回一封手写,一份打印,不过字迹清秀,打印是为了尊重我的来信。再后来她毕业去了谷歌中国做Assistant Product Manager,谷歌撤出后加入小米,做了MIUI。在我那遥远的家乡,她是唯一一个和我相同职业的人。本来说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前辈,应该可以给我带到很光明的高度,但我阴差阳错走上产品道路后,自知和她之间的巨大差距,又想起自己的努力不及别人千分之一,自惭形秽反而不敢再联系了。

大三结束的时候,我脑子发热搞摄影工作室,潇潇洒洒花掉老爹给的十万块后理所当然地倒闭。现在想起来如果我发觉我儿子『创业』,买东西都是崭新的而不是二手的话,我就立马打断他的腿。这个时候职业生涯第一个贵人条哥出现了,她把我带给老罗和纯银,我加入网易。对,条哥是个双马尾的姑娘,既然叫哥,必然是豪爽的性格。老罗是我的第一个领导,纯银则是我的总监,都是想起来让人暖洋洋的萌种。

条哥

在网易三年,第一年就从运营转做产品。产品人嘛,梦想就是做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产品,从0到1,于是在三年整的时候跳槽出来。还记得在网易的最后一天,我开着车滑进公司园区免费车库,心想以后可就告别这种酸爽的日子咯……天晓得后来的福地创业园门口马路停满了车,愣是把四车道停成单车道,我这种每天上班花一个半小时的人决然抢不到免费车位,于是开始了每月300块的停车生涯。

加入创业团队也是个酸爽的事情,即使只是一个Employee,在自己负责的这一块还是享有无与伦比的话语权和决定权,当然是由于幸运地遇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二个贵人,东瓜。

鉴于我还在东瓜手下做事,我朝是不允许乱写当代史的,这部分就以后再补充吧。

东瓜

生猴子之前,我还没年轻过

为什么会有去拉萨的想法?从前我是一条骑行狗,不过比起完整经历川藏线的勇士们比,我的履历只停留在业余。只骑过两次长途,一次是180Km的杭州到千岛湖(国道距离只有130Km,但我们一路沿着富春江绕了很远),另一次是130Km的杭州到西塘。去千岛湖是和在网易的兄弟们,wewe、马老师、岩骚;而去西塘则是和我的老婆糖总。

既然做过骑行狗,318国道对于我当然也是圣地,不过有了车以后,坐着挑战人生则成为了我更喜欢的出行方式,毕竟可以坐着。不过,单纯的向往显然不足以推动一个人放弃不错的收入去进行一次预计长达两个月的自驾旅行,驱使我的,更是恐惧。去年的时候,曾经发过一条说说,『想到死水一般的生活,就无比恐惧。』被爹妈喷以『年纪轻轻瞎说什么』。实际上,这样的恐惧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减少,只是投身到创业一线中,让工作占据自己生活的八成,就可以暂时不受环境干扰。

骑士团

我五岁上学,21岁参加工作,虽然现在25,却已经工作四年,在工作的前三年爽翻天,因为小,可以很平常地看待待遇和发展的平衡问题,对自己的进境也不着急,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年轻的优越感。但后来,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身边所有的人都在结婚,结婚三个月内怀孕的又占到8成。岩骚当爹,把平日形影不离的四人帮击溃,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再也组织不起活动。刷一下Qzone,初中小学同学也一片结婚生娃,大学同学多年没联系的,再点进去看已经抱着娃儿合照了。耳边有个声音:

位毛你再不走下次能出去就五十岁了啦!

可我是特平凡的一个人,23岁就结婚,早早背负80万房贷,好像很符合所有工薪子女的生活轨迹。我做拼车,经常会拿出租车司机『每天醒来二百元份子钱找你去战斗』说事儿,但想想我们每个人,不就是这么一个出租车司机吗?他一年都不舍得赔儿子看一次电影,不是不舍得三十块票钱,而是不舍得电影三个小时间丢掉的生意。我们不敢挪动自己的生活轨迹,也不过是因为背了一点房贷,就怕自己会丢饭碗,踩着安全的脚印过日子,舍不得行业高薪的保护,每天谈论着最时髦而昂贵的科技产品,没有机会去亲吻自然摸索人文,就在碎片化的时间里不停的玩物,有钱人玩车,次一点的玩数码,穷人玩网络游戏。

要钱还是要命

14年年初的时候,两口子有挺多现金的,我说要不咱们存五万块到房贷卡里,然后这一年就像正常人一样追求生活呗?但这个建议只停留在想的阶段,没等我想通,这五万块早已不知去向。就如这个月的DailyCost记账软件显示花了八千块,两口子都觉得钱不翼而飞,但查看流水发现汽车保险四千,年前给家人买衣服三千五(当然其中计划外的给自己买了一千多的衣服,从看到到买没超过五分钟),查完帐两个人都尴尬地在QQ里打哼哼。

算笔账,看看一年有多少固定支出

房贷
物业费
停车费
网费
电话费
电费
吃饭

53688
1922
6000
2000
3000
1000
15000

这真是一个让人忍不住要喷的数据,网费一年为什么要两千?这个自认为是极客的人一定要在家里用20M的光纤,北方的兄弟可能不晓得,浙江的网就是贵的如此任性;那为毛电话费要这么高?这邪门的两口子一个人有四个手机号(现在淘汰到两个),另一个每三个月超一次流量而不知,活生生的给联通送钱;两口子基本很少在家吃饭,回家时间太晚,不过显然也没少胡吃海喝。恩格尔系数高,生活幸福指数就低。

这一年是进步的一年,由于有独立的项目机会,在身上的多方杂学得以最大地发挥。这一年也是辛苦的一年,付出了很多代价,每天上下班共计近三个小时(其实只有五十公里),早晨七点半出门,晚上八点到家,一周六天。房子基本没时间打理,客厅又住着一条放养的狗,基本上和垃圾场一样。

我曾在13年在网易的时候每天去健身房跑十公里,并做一些力量训练,体重下降了10kg,身材也健壮,但现在基本上没有运动的时间和心情,当你时间很少的时候,基本上要把时间留给最重要的事情,此外的都要降低一个优先级。之前觉得自己可以拼两年,于是健身的优先级被降低了。

位毛的25年

由于每天的交通要花费45到一个半小时不等,糖总冬天起床又比较拖沓,我会间歇性的迟到,就不好意思楼下买早饭,于是有五成的工作日是没有吃早饭的;而又因为回家晚,晚饭也非常不确定。在年末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机能有了比较明显的退化,虽然从小肠胃就不好,但从不至于像现在一样每天起床的时候感觉脏腑不适;而PM2.5到180以上,就会轻度的心悸,呼吸很艰难。

从前觉得有辆车,哪里都可以去,经过一年发现,每天开车三个小时,不是个特别轻松的事情。

虽然从小就觉得辉煌地活个五十岁就是很完美的事情,但目前看来活的不很辉煌就不说了,要是这样下去五十岁都不一定有保障。耳边的声音更大了:

要钱还是要命?

我从来都不稀罕钱。虽然说不上家境优渥,但从小爹妈宠溺,很多东西得来的都太容易,一方面格局比较高,不在意眼前得失,另一方面也每天闲着没事去思考和追寻更高的精神境界,于是当这个问题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说:命命命命命命命命命命!

糖总,我想带你寻找自我

本小节遗失啦。关于糖总,伴随我从17岁走到25岁的温柔姑娘,有太多话要写,放去某个特别的章节吧。


下一篇大概会写一下福特福克斯这款车,它将带我们踏上一万公里的路程,说说一草一木皆有情的我是怎么看待车子的。

如果你也在这段时间有去西藏的计划,或者对我们的旅途很感兴趣,欢迎添加我的微信。

位毛


  1. 文中两位姐姐哥哥的图片取自公开网站,其他朋友照片均得到个人友情授权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