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月

理论上讲,我和黄总已经结婚快一年了,但摆酒一直拖到现在,在知乎上曾看到有姑娘不想搞烦人的婚礼,拖着拖着就不用婚礼了,颇为羡慕,直到老爹说拖太久了搞也不好,我本无所谓婚礼有还是无,就许了十一长假回去结婚,完成人成年的最后一道工序。

潜江

由于黄总家在湖北潜江,我在烟台龙口,自然要两边跑。潜江定在中秋,请了三天年假往回跑,由于大包小包带了很多东西,加之纸纸同学也跟着,只能开车回家。一路950公里,过路费470,油一箱半。收费的高速路,让你有种错觉,这马路像是你家开的,或者整条公路就靠你一个人的过路费养活着一样,因为这一路近一千公里能看到的车上尚没有我每天从家里走钱江一桥到公司路上看到的车多。

纸纸只要上车就很安静,当她坐了两三个钟头想要拉屎尿尿,就会汪汪叫,要知道她没有事情是绝不会在人怀里汪汪叫的。两人一狗就这样十二个小时开到了潜江,为了舒适,我通常穿着类睡衣的东西开长途,下了高速要见岳父岳母,赶紧换了一套正常点的衣服。

到家后第二天逛街,准备东西,看各路亲戚,黄总家里一切从简倒也完全不烦。潜江是个挺美好的小城,由于油田的存在,潜江比较富裕,与所有的油田一样,地方和油田之间有着明显的界限。

碎妞提前一天到,庞小超加班没有来,于是碎妞的湖北之行只剩下了一个目的就是和我们一起度过婚礼,说是婚礼,其实只是简单的酒席,因为太简单啦。花花、水姐姐、阳阳当天都来了,还来了黄总的很多同学,还有我们共同的朋友雷莲,酒席简单,大家坐了就吃,我们甚至不需要去敬酒,岳父自己去敬了一圈算完事儿,下午打牌,来自武汉的朋友要返程了,我开车来来回回往火车站跑了三趟,一百八十公里。

第二天我们就往杭州返程了,虽然累,但想早点回来歇息一天。这是第一段驾驶,2300公里。三天年假用完,往山东旅程消耗的是事假,事后证明,三天事假带来了好大的损失……再也不想结婚了的赶脚……

山东

往山东这条路的沿海高速是我头一回开,一路虽然沿海,但离海边还有几公里的距离,风景也就一般。好在我们家门口那条被南山集团坑了五六年的破路终于修好了,还有直达家门口的高速,倒是顺利。事后查到在连云港超速,3分200元。虽然车上装了电子狗,但有时候还是因为分心会充耳不闻。

下面要说说在山东经历的『不同凡响』的特色婚礼了,据说龙口没这么麻烦,东营也没这么麻烦。

wewe应邀当伴郎,延后了自己的领证日期,我甚是感动。他戴着未婚妻小绵羊一起来到了山东,而诸勤燕作为伴娘也来了,这里还有点小波折,我们一路微信联系,潍坊和青岛到我家的距离虽然差不多,但买票难度和实际交通时间完全不等,于是wewe直播他到了潍坊站的时候我说赶紧下车。正是如此,wewe提前了很多就到了吃上了晚饭,而诸勤燕本身提前一天在潍坊到的,跑去青岛玩了,华丽丽的发现没有到龙口的长途票,最后好不容易弄了一张下午五点多到招远的,深夜我爹托了一个姐姐去接的。从结婚的前一天到当天,我都像一个关键道具一样被保护起来,不让我去招远接伴娘也就是了,十公里外的龙口车站接wewe也不成……

婚礼整体很简单,无非就是车接车送,撞门,找鞋子,接亲,吃面吃饺子,去酒店搞仪式。这里忍不住要说一下找鞋子,结婚前一天晚上,我跟黄总说,你这房间里就这么几个地方,鞋子藏到哪里我都心里有数。结果第二天我和wewe找了十分钟都没找到。最后给各种红包,得到了若干线索,你们肯定猜不到在哪里。

黄总住在酒店的大套房,内室的厕所里有个垃圾桶套着袋子。我第一眼就想过那个地方,还跟wewe说不至于这么恶心吧,两个人都没有去碰,因为黄某人正值大姨妈……结果黄某人还真听了诸勤燕的建议把鞋子藏在垃圾袋和垃圾桶之间的位置了……想起来就……也算一个非常难忘的找鞋环节了

一路都没什么特别的。我这边并没有邀请很多同学,毕竟家太偏远,高中同学我都不记得了,只有张恒、李思梦尚在联系,张恒远在长沙,思梦来了我的婚礼。

婚礼仪式上,我唱着改编过的《今天『你要嫁给我』》,迎接黄总的时候,黄总哭了。即使场上放着完全不属于这首歌的伴奏,即使我们排练的时候不停的笑场,黄总还是流泪了,好在我们有先见之明并没有画下眼线……

仪式顺利,结束,敬酒,晚上还有一场类似答谢宴,宴请的是为了婚礼忙东忙西跑的亲朋好友们。

婚礼背后

一路看下来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下面我说一下这里的搞婚礼的『与众不同』的地方。

之前不是说龙口没这么麻烦,东营也没这么麻烦么,具体麻烦在哪——排座。我所在的地方,是某中国最大的国企的一个偏远基地,这个基地里有若干个小单位,人与人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整个园区开车三分钟即可穿越。

婚礼前夕,排列坐序成为一个巨大的麻烦,要考虑到很多地方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大堂桌的主次,雅座谁坐

每个桌谁是主陪,谁是副陪(都是带着喝酒的)

每个桌谁和谁关系如何,关系不好的不能坐一起,关系好的有需求的要尽量排在一起

这个需求是不停的在变化的,当有人加进来的时候,近乎全盘需要重新调整,因为国家规定,干部子女婚宴不得超过20桌,还需要向纪委报备。但显然一个工作了三十年,子女结婚的老头纸,朋友亲戚远超20桌。通情达理的朋友们一家都只派了一人来,勉强安排坐好。

适应需求。我自己是做产品的,每次临近上线,哪怕是很明显的错误,如果不是影响到主流程,都会安排到下一期去迭代,改需求是一个挺烦人的事情,我深知它的烦人,所以尽可能在前期做好,实在没考虑周全的,也往后放,让一个版本一个版本的需求有节操一些。

但老爹显然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即使需求不停的变更,还是拿出一夜一夜的时间来修改座次,尽量做到每个人都满意。

这次婚礼,有一个比较主要的感觉就是参与性不强,不像是主角更像是一枚关键道具。由于参与婚礼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爹妈的朋友,我也就没有特别多的要求,只希望一切从简,现在看来执行的非常满意。所有的环节都与我们进行了商议,把闹洞房之类恼人的部分都取消了。后来一个同期结婚的好友跟我说,湖北那边有公公和媳妇嘴对嘴吃香蕉、公公背着媳妇满席跑的习俗,最初不知,临场把她难过的大哭,也只能说这些习俗非常的落后和愚昧,令人闻之生厌,在此不做展开。

这次十一回家有个遗憾,就是因为这种走过场的婚礼酒席,花费了爹妈大量的精力和人力,分给到每个人的时间极少,匆匆忙忙,每天吃饭都会有人来协助婚礼事宜,完全没有和爸妈交流的时间。

如果说我想要什么样的婚礼,自然是背靠大海沙滩,自助酒会。参加的都是好友亲朋,席上大家三两成群喝酒聊天。不过这样爹娘数以二十年丢出去的红包就都收不回来啦。

我一直不相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样的屁话,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乐意选择的,都是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不是让自己身体舒服一点就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对我而言,婚礼这个形式并不是我特别在意的事情,老婆开心,大家开心,我也就开心。

这次婚礼看到了很多老伙伴,岁月如飞刀的感觉太惊人了。看到了十年未见的小学音乐老师,他做我们的司仪,当年那个初去学校参加工作的、印象中长得像汪峰的小伙子,现在已经长的像范伟了,有很多白发,人也发福了。另外一个让我震惊的是一个叫杨继东的叔叔,他声音小小的问我记得我是谁吧的时候,我看着他险些哭出来,他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叔叔之一,记得年轻帅气温柔,现在却黑瘦干瘪得像个小老头,不知道这十年来他发生了什么。

哎,婚礼的事情越讲越多,感觉没完没了,好在这并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照顾到每一个坐席的一篇博客。下面快速的、流水的说一些其他相关的事情。

初中时最喜欢哒妹子丁香参加了我的婚礼

高中时最喜欢哒妹子李思梦参加了我的婚礼

离别的时候抱抱哒丁香和李思梦

当年我班两朵班花丁香王玉出落的更美了

这次婚礼亲朋好友帮忙的总共有几十人,蔚为壮观

上面好像主要在说妹子

婚礼部分讲完,第二天,我们回家上喜坟。在家见到了没时间去参加婚礼的姨夫。姨夫老了很多,伴着酒跟我话别的时候哽咽了。他是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亲戚了。

想到和wewe两口子、诸勤燕一起出门,干脆就直接去青岛玩好了。所以也并没有更多时间和爸妈聊天,当天中午吃完饭就直奔青岛了。

青岛

到了青岛,直奔海水浴场。玩了一会儿天就黑了,找酒店——什么,十一旺季居然没定酒店?我们是自驾出游撒,可以住远一点。于是现订酒店,wewe定了一家,我们动词打次的跑过去,发现周围全是工人农民的感觉,到处在搞建设,酒店在一个正路都没有的土坡上,一辆奔驰E级正在匆匆离开,大家一看我靠,纷纷表示不要住这里。

因为我们此行青岛主要有两个目的,吃两三年前吃过的超新鲜的海鲜,和走跨海大桥,所以我们第二天并不打算再在城里玩那些无数人践踏的景点。用携程找了一个在城阳的汉庭,驾车走高架前往,十一高速免费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我们走着走着发现进了城阳的区中心,高楼,商铺,不由得兴奋了起来。到了汉庭惊讶的发现这居然不是我们订的那一家,高德导航你又闯祸了!不是第一次闯祸了!你学学人家佳明!跑远了……峰回路转的事情来了,这里居然还有两间标间,我们立马定下,火速给碎妞打电话要庞超的手机号,因为庞小超是汉庭的铂金会员,结果两间房打折近一百元!开心死鸟!后面再有来的客人我们很嚣张的告诉他们,木有房间啦!

放下东西稍事休息,我们去商业区的大厦吃小肥牛,便宜,爽。说实在的,青岛的房价物价都比杭州便宜太多,我戏称此事为美国赚钱中国花。

第二天我们跟着大众点评和导航,前往黄总魂牵梦萦的即墨鳌山卫吃海鲜。说到鳌山卫,为什么会魂牵梦萦呢,要插一段往事。

大概年两前,爹妈送我和黄总去青岛机场,当晚有老爹的朋友请吃海鲜,一路夜车往不知名的方向走,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还走错了路,第二天早晨五六点的飞机,大家都有点坐车坐的不耐烦。好容易到了,当海鲜端上来开吃的一刹那,真是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散而尽了。这里的海鲜,是养殖在海边,无比的新鲜,虽然我家也住在海边,但家里的海鲜也不是随吃随买,有很多放了很久的食材,并不新鲜,但这里的海鲜真是非常的新鲜,就像是现场捕捞的一样!

两年后,我们跟着大众点评和高德导航回到了这里,重游故地的感觉真好!必吃爬虾和梭子蟹,其他的炸小鱼、饼子、海兔子炒韭菜之类之类的就不必说了。五个人吃了五百来块钱,心情大好。

吃完饭立马直奔青岛火车站,送可怜的诸勤燕同学回杭州。送完她,我们饶了很大的圈子,为的是看一眼跨海大桥。青岛的跨海大桥不同于舟山那个,舟山的桥靠很多岛子连接起来,而青岛的这个直接一路踏海破浪,到达黄岛。时间不早了,没有去石油大学玩,就直接往连云港赶路了。

连云港

路上让wewe开的,到连云港已经是晚上了,小绵羊的朋友安排了酒店,住在桔子精品。连云港之旅着重说这个酒店了。

我和黄总一直都不是很在意出门在外住的问题,但这次住稍微像样一点的酒店,居然弄得后面几天都不想住破酒店了。

一刷卡进门,插电,随着通电,屋里的音响开始播放很有味道的音乐,所有的灯依次打开。这里的灯光并不是简单的廊灯、台灯的叫法,而是有几种组合方式,分别叫巴黎、桔子、星空之类之类。

房间空间很大,排布合理,有浴缸,透明着对着外面的房间,帘子由外面的人控制。本来浴缸是美好的东东,直到我一进去就出现了裂纹……

窗帘是自动的,可以遥控开关,也可以扯一下就自动滑动。房间里有独立的wifi热点,而不是整栋楼布置的ap。桌子上还放这一个魔方,如果能找到三个面以上,即可获得酒店提供的免费咖啡。

音响是三千多块钱的,支持iphone4s以下老接口的dock,房间的氛围非常好,以至于这一晚我并没有打开电视。

第二天早晨我们开车去了海边的连岛,本来是个岛子,后来填海修了一条路。进去以后是山,十块钱坐五菱生产的观光车到沙滩,翻山越岭,我们坐在最后一排面对后方,抱着纸纸,颇为刺激,大家纷纷表示十块钱的过山车真值。

海边人不少,都在闲坐玩水,纸纸在沙滩上又是刨洞又是玩水,最后没有躲开一个大浪被打湿了全身的毛,引得游客哈哈大笑。

出来后找地方吃午饭,补给,在连云港开发区看到了肯德基,免费的地下停车场和超市。小绵羊有些不舒服,在肯德基吐了。大家修整一了下,去超市采购,再出发,前往扬州。

扬州

到扬州的时候依旧是晚上,从高速下来进市区的道路非常宽阔美丽,路边都是方形的路灯,很有味道。这次住的酒店是一个叫尚客优的邪门连锁,一进门就有蟑螂,不由得让我们很怀念连云港的桔子精品。酒店在扬州大学医学部对面。当晚停了车,出去逛了下周围的小吃,感觉扬州是小而精的城市。

第二天白天去瘦西湖,停车的时候让收费员给坑了,8元的停车费,收了我们15,还不给开票,我们也不在乎这点钱,往前走呗,没走两步就看到了收费牌,还看到了别人在开票,这下我们不干了,回头去找那个老头,老头看到我们居然主动走了过来,很顺利的退钱开票。

于是我们弄明白了这里的玄机,他是景区的收费员,与地方黑导游合伙做生意,把客人介绍给黑导游,停车不开票,与黑导游分成,相当于白拿国家的东西做没本钱的买卖。以后再有不开票的事情,立马就懂是怎么回事了。

由于带着纸纸,进不了景区,我们也有这个觉悟,在外面玩好了。在路面上遇到一家小奶猫,应该是姐妹或者兄弟仨,两个在晒太阳,一个在马路上,那个马路上的很凶,纸纸想过去交朋友,被人家弓腰竖毛呲牙咧嘴一顿吓,结果不敢上前了。还是她爹上千揉搓了一顿小奶猫出气,本来想把这个叛逆小猫带回家,但一来他们兄妹三口不好拆散家人,二来这小奶猫太叛逆,想养一个叛逆的纸纸都够我喝一壶了,更不想再养一位了。

瘦西湖边上就是扬州大学,虽然有不让遛狗的标志,我还是抱着狗进来了,十一学校里一个人都没有,真好。我们逛了一会儿学校,出去到了大众点评最好的淮扬菜馆吃饭,返回杭州。

杭州

晚上到的杭州,回家的感觉很好。在九堡放下wewe两口子,我们一路高架回了萧山,畅通无阻。

主要是游记,就不想感慨了。结婚以后和黄总关系比以前更亲密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们两个都不是开朗的性格,但在一起努力去过开心的生活,挺好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