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简历(每年的几句话回顾)

1 - 1990

出生,据传在我之前有一个哥哥叫位林,含了爸妈的姓,因为肺炎去世,妈怀我之前习惯性流产,好容易生我下来,起名为莅,来了就好。

2 - 1991

我最早的记忆来源于此,在南海港湾,我妈把我放在一个救生圈和展开了的船用救生衣做成的小船上,一不留神我就打滚翻到海里了,她也找不到我,是一个阿姨在岸上看到了立马下水把我捞了上来,捡回一条小命,很久以后,那个阿姨的孩子不争气,惹出很多乱子,自己一气之下喝农药自杀了。

3 - 1993

幼儿园的记忆,只有一次,就是中午拉裤子了,哭着回家,后来初中也拉过裤子,没想到了成年了工作了,还是因为肠胃炎会拉裤子,如果说我最喜欢人类文明的什么造物,那么一定是马桶。

4 - 1994

爸妈都去工作了,我一个人在家,为了防止我触电,家里的插板都用胶带缠了起来。有一天我在家里大哭,孔伯伯听到了就爬墙到我们家把我抱回自己家带,据说我穿着羽绒服光着屁股在雨里哭。

5 - 1995

我唯一一次去帝都北京,爬了八达岭长城,在十三陵快热晕过去,在陵墓里不想出去。还在这里遇到了父亲的朋友,第一次发现世界真小啊。五岁半,开始上小学。

6 - 1996

上课玩狗尾巴草,考试考双百,一直是第一名,考了第一还要被同学在背后议论,因为他爸是学校校长。很喜欢狗尾巴草,又叫毛毛草,很小就会用它编织草帽和戒指,因为我乳名就叫毛毛。

7 - 1997

姜老师当班主任的日子里,蹲在讲台边听课是我的记忆。现在想起来完全没有恨意,这一代老师你只能说他们土,他们不懂现代教育,但他们是为你好的,经历了高中的前两年,才知道坏老师长什么样子。

8 - 1998

爸爸经历了自己职场中的黑暗岁月,投身教育十年的他被排挤出了学校,去党校当校长了,再也见不到他可爱的学生们了,而老妈也在历史的潮流中下岗。为谋生计,开了小卖部,那段时间是妈咪最辛苦身体最差的日子,在店里、家里晕倒过很多次,牙也撞坏了,进了几次医院。而我的深刻记忆,很多时候是在店里做作业,在家里靠店的窗户做作业,妈妈在做饭离不开的时候我就要去招呼客人,而我从小就记不住那些笔是多少钱的,烟是多少钱的,每次都要扯嗓子喊着问我妈。从四年级开始,我不再能考双百了,成绩开始滑翔下降,再也不是一个好学生了。

9 - 1999

五年级好像挺美好的,没有特别记得住的事情,就如初四(我们是五四制)高三和大四,都挺美好的。好像开始踢足球,初中后才开始打篮球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年,老爸在寿光被人抢劫袭击,有一只手被砍刀劈中,至今神经都没有完全恢复,不能正常的屈伸。那个杀人惯犯,最后赔了两万块私了,因为寿光高院的院长爷爷跟我爹说,你告他他就去坐牢,反正也要坐牢的,就没钱赔你了。

10 - 2000

这一年搬家了,搬到了现在的住所,不再有院子,三楼能穿过防风林看到海,但我家在二楼。如果时间没记错的话,今年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搬家之前那记棍子了,不舍得离开老房子,老爹让收拾家走的时候,就特别难过,摔桌子,惹怒了他,过来一拖把棍打到大腿上,拖把棍断成两截,我现在想起来还疼。

11 - 2001

这一年似乎没有什么记忆。有一些已经模糊了时间点的事情穿插着,随便写一点吧。三叔有时候会来我们这里卖菜;二舅是海员,经常会带给我一些别人都没有的东西,我的第一箱可口可乐就是他给的。那个时候大家都玩打BB弹的气枪,现在已经买不到了,别人都玩得手枪,我二舅给我带来一个冲锋枪,别提有多威风了。那个时候他就是我心中的盖世英雄。好像就是初一的时候,我在文体广场滑旱冰,以于姑娘、周姑娘为首的姑娘们在围着讨论什么事情,我上去凑热闹,被她们一手推开,我穿着旱冰鞋一下子摔下了楼梯,爬起来破口大骂,又是对别人母亲一堆喷,小时候真不讲究弹幕礼仪。

12 - 2002

这一年我就长到了现在的身高,但那个时候只有60公斤,现在则有90。这一年最美好的记忆应该是追妹子,那个时候很土,第九城市,可乐8之类的网站都是从妹子那里知道的。老爹已经调到机关工作,我趁着周末约妹子去我爹单位上网玩,然后被我爹突击检查抓个正着。还记得想跟妹子同桌,因为不被允许急的流鼻血。和妹子关系只持续了一个礼拜还是两个礼拜的样子,分手的时候还恶狠狠地喷了别人妈妈,现在的我一定会超级鄙视当年的自己吧,有话不能好好说。

13 - 2003

八九年级也就是初三初四,第一次读到金庸,如获至宝。那个时候家里只有一套盗版的金庸全集,你知道,十五部小说放在四本新华词典大小的书里,字儿有多小?大概是蚊子腿那么小,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我爹是明令禁止我看这个的,于是我用着一个永远充不满电昏昏暗暗的便携式手电筒(应该是那个年代的充电宝)在被窝里看,从此开始近视,由于一直侧躺着,我的两眼度数相差很大,一直至今。

这一年,写了人生中的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完成了的中篇《霹雳奇侠传》同人小说,有七万多字,至今手稿都藏在我家里的箱子中。

14 - 2004

中考,成绩很差,油田二中。老爹非常不满意,这个时候我正把握着最后的欢乐时光在家里打英雄无敌3死亡阴影,一个电话过来把我魂儿都吓飞了。为了让我上最好的学校,决定去本地一中读书,择校费5000。但我记忆中一直是五万,可能是那个时候我爹骗我。我一直把这个当做心里最沉重的负担,以为家里用了全部的钱让我去读最好的学校。直到几年前我才知道是五千。心中释然。

15 - 2005

高中的前一年半,择校进的重点班,遇到了特别糟糕的老师。自己成绩本来就差,最后一次考试,我考了个人最好成绩,依旧没有突破倒数十名。才高一的时候,走出浅海小渔村的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不再是大国企里面那种相对均等的状态了。有的人家里就是富裕,眼界也广,他们很早就确定了可以去考北外小语种或者提前批军事院校,而我们还在独木桥上挣扎。这是我最不愿意回想的一段往事,历历在目。被同是择校生的女同桌男朋友小混混堵厕所,被教导处主任和班主任在教员休息室大声喝骂一两个小时,被同学白眼,现在如果在马路上看到他们我可能都会一脚油门带走。不能原谅啊,原谅不了。张恒,荆小静,李思梦是我在这段时间里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还记得住名字的高中同学。好人要记得名字,坏人记得名字也不要说出来。再就是学校里氧气站的老板,氧气站是我经常去的地方,那是一个避风港。

我在校的时候给校报投了不少稿子,校刊的老师看上了我,让我当了文学社的社长。这是文学社的学长们民选的结果,是无视我成绩的。我还记得班主任收到学校通知时候那鄙夷的深情。我的前任社长王赟,那个时候笔名是老茶猫,现在都是知乎里响当当的人物,Facebook的工程师,清华、匹兹堡大学。我竟然和神一样的人物从事过同样的工作。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神终究是神,我如今的成就远不如他,但我依旧感激文学社的经历,如果没有这一段肯定,我应该会彻头彻尾的感觉自己是一个废物吧。

16 - 2006

到了文理分班的日子,我忽然决定不要在重点班呆了,这样下去会废掉。于是我去了普通班。一直以为我来普通班应该成绩会还可以吧,结果第一次考试发现也二十多名,原来自己这么差啊。好在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马海燕老师。她没有放弃我,而看到了我的潜力。这个时候我总算被正常对待,甚至善待了。高三的同桌戚永辉是个膀大腰圆但人很细腻的复读生,两个人一起学习也很有劲头,就这样一步步成绩提升,最后以班里第二名的成绩竟然考上了一本。

在高中最艰难的日子里,我又开始读金庸。有时候父母觉得是毒品猛兽,不务正业的东西,却救了你性命,若非有金庸,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17 - 2007

好像越写话越多,有悖初衷,不好。

这一年上大学,从军训开始就追妹子,追一个有男朋友的妹子,别人的男朋友是成熟,比较友好,没有莫名其妙堵我厕所。但妹子不喜欢我。上的是我爹心之念之的法学专业,我自己完全不喜欢。大一的时候觉得一切从新开始,还是很有干劲儿的,但竞选班长很快就消耗了热情,违背了价值观,和还没有开学就认识的朋友决裂,虽然最后当选了班长,但美好的愿望完完全全的毁掉了。

这一年遇到了黄小糖,一直到现在,恋爱九年,结婚三年。

想换一个环境于是转专业去了新闻。

18 - 2008

转专业的时候顺便换了寝室,从此和褚春龙、徐潼、邓文鹏成为室友,而此生好友龙皓伦在对面寝室。快乐地打游戏,快乐的恋爱,快乐的到处玩是大二的主题。

度过了人生中最感动的生日,和黄小糖在星空网吧里通宵,收到了黄小糖组织的朋友们祝贺短信。特别温暖。

这一年是收获今生好友的一年,由于在贴吧和论坛活跃,当上了学校贴吧的吧主,以及学校BBS的主管。认识了此生最好的朋友陈良、胡永梅、谭静,琴园社区BBS实际上辜负了创始人郭华清和上一代帮主孙世浪的信任,我在任的时候的确用心但经营不好,后来给黄小糖打理后倒是一年有一万多的广告收入,但全填了我信用卡的坑了。黄小糖因为无法忍受这样一个不可靠的我,还跟我第一次分手,后来听说我捡人家泡面吃,在中南民大又摔了镜头觉得这个人好可怜啊,又回到我身边。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非常的不成熟,不可靠。

19 - 2009

只是想选一个课少的专业,于是在大三专业分流的时候选择了广告,课只有新闻的三分之一。大学里办信用卡,一直满额欠债。若不是有黄小糖运营学校论坛的广告收入,我是不是都去裸贷了(好吧,别人不贷给裸男)。

大学的时候玩摄影,玩器材,浪费很多钱。信用卡,坑爹,坑女朋友。

经陈良介绍去小刚的天慕摄影工作室学习帮忙,很快就跃跃欲试了。

20 - 2010

问我爹要了十万块钱在街道口开了摄影工作室,但半年就黄了。这是非常经典的失败案例,现在想起来更多是羞,而不是难过。但很快认清楚形势,不要耽误了两个人的人生。处理掉店子,开始找工作。

21 - 2011

在图虫收到大条的私信,问要不要来杭州网易摄影试试。站了八个小时的夜班车来杭州面试。这个时候我爹还在山东操心着帮我找工作呢。

在杭州几轮邮件笔试,来杭州面试,就挺顺利的通过,加入了网易。黄小糖也毫不犹豫的跟我来了杭州。两个人住在滨兴小区的小阁楼,刚毕业的生活比蜜还甜,真正的经济自由,人身自由。现在回想起来,这都是人生中最快乐最积极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我们去浦沿买两百块的凤凰自行车,一路带着她开心的飞奔回小阁楼,别提心里多美了,现在想起来都会开心。

22 - 2012

搬去江南豪园,黄小糖也加入了网易,由于工作时间不同,我们两个每天在公司呆13个小时才回家。我们打算和wewe、马老师合租了,于是河南职业二房东找茬来提前收电费,那天下着大雨我们两个刚回来还没脱雨衣,二房东堵着门不走,我怒气上来了把他按在地上一顿暴打,险些被他用螺丝刀捅了。那个跃层被改装十间房出租,租户吓得报了警,警察来了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最终协调结果就是,我们搬走息事宁人。

没地方住了,李岩和wewe来帮忙搬东西,借宿在李岩家。

这一年,我、wewe、马老师、李岩骑车从杭州到千岛湖,是最值得纪念的事情。还和黄小糖两个人冒雨骑车,从杭州到西塘,都是青春的佐证。

23 - 2013

买了房子。买房前跟黄小糖提结婚,想写两个人的名字,但她陷入了恐惧,本来工作性质就带来不小的抑郁,一下子就爆发了,那段时间非常难受,最后在结婚的档口上分手,她离开网易,回了武汉,找了一份电商的工作。而我买房已经进入流程,只好写了自己的名字。

分手大概三个月,终担心她一个人过得不好,期间也有联系,确信还念着彼此,国庆假期里开车直奔武汉接她回家。

她住在母校附近的小区,我们在母校门口重逢,拥抱。

十一月八号,我们恋爱六周年的日子,登记结婚。恋爱日和结婚日是一天,免得记错了。

24 - 2014

这一年我离开网易,投入创业大军,那个时候一心想成长,什么都可以放弃,也是成长最快,收获最丰富的一年。纸纸来到我们家,二人世界变两人一狗,多了无数烦恼,也有无数慰藉。

25 - 2015

第一个项目相比绝大部分创业者来说已经算有成就,但还是被市场淘汰。

今年的大事当属两人一狗去拉萨

短暂的经历了一家公司后,还是跟第一个项目的伙伴又开始了创业,在16年这个项目也结束了。每一次创业都会对事情本身,对商业、对人有新的认识。但这两年似乎很少思考自己。

26 - 2016

今年是低谷,在过去的一篇2016回顾博文里已经总结了。大事件嘛,世界最高澳门塔蹦极算吗?不算吧。我其实会挺容易做到我恐惧的事情的,因为心中觉得无论怕不怕都必须要做到。

写在27

一不留神就27了,24岁的时候,觉得自己取得的成就虽然不比优秀的人,但好于绝大部分同龄人,25岁的时候觉得已经错过了自信的最佳时机,26岁发觉自己原来是平庸的,即将到来的27岁,我不再有一切优势,我不再年轻,我的知识储备也不再匹配自己曾经的年轻,而我的成就,也如绝大部分普通人一样,乏善可陈。

在和一位前辈的深刻谈话之后,我第一次发现,我经常总结自己,却从未说到点子上,我原来是这么敏感的一个人。我终于联系起了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做着父母眼中的好儿子,工作后一直努力做一个好丈夫,朋友眼中努力的人,但再也没有思考过自己的天分是什么,自己究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26岁这一年,就是逐渐清醒,清醒的发现自己早就没有了自我。

好在这仅仅是人生的三分之一,我已经有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在于攫取什么,而是放下什么。回归一次最好的自己,但这需要一点时间。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工作几年在杭州买了房子……着实厉害啊~

    • 位毛 reply

      @TripleZ 有个爹,没啥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