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16

这篇是归类到工作中还是温暖自己中呢,显然最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状态不佳,正能量严重缺乏,难以给自己以温暖。于是随便归类在工作里好了。

最近一直想像当初老罗离开时那样写一篇博客纪念也离开项目组的师母,可是显然这货的离开让我没工夫纪念,忙着交接,忙着做之前没有完成的功能。一忙就是一个多月,今天看到师母居然重新开始写博客,虽然是gossip,但终究是重新捡起了笔,我也静静心,跟上步伐。

more

师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产品人,他在这个项目上完成了自己的修行,去做一个更有希望的项目了。其实我本身对项目是不挑剔的,因为在没有条件组一个能力与方向一致的团队的情况下,项目都是迷晕自己的药。我比较清楚现状,把自己在这个项目里定位成装修工人,如果我把这个项目装修的好看了,大家都说好,那我就完成了自身的就行,可以完成个人事业的提高。虽然很不幸的,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对成功很有渴望的人,相对于经常思考自身进步那些好青年,我则多思考人生的意义,让自己每天不空虚,性格上更偏令狐冲。

把这个项目做好看,做好用,其实很容易,而自身方面,把流程做标准,让同事和自己合作更愉悦,让自己在部门公司甚至业内有比较好的名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只可惜这些做足了依旧无法做出一个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涉及到最心底的产品价值观。虽然我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者,但我更注重英雄而非个人,改变世界或者服务需求是两个挺崇高的理想。但这里服务的对象非常重要,这也是我对目前的项目用力却难以用心的一个原因。我们在做的东西是一个互联网会所,服务于人们消遣的时光。人在做一件事情如果无法达到崇高目标就要试着达到赤裸裸的经济目标,显然现在这个项目是两个都不沾边的,因为我们丢了西瓜在捡芝麻,而从捡芝麻到重拾西瓜的道路上又受到各种体制和习惯的限制。

个人角度讲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尴尬。如我这样的产品策划是一个很边缘的职业,因为我不懂技术,虽然有品位但显然,也不懂设计。就是这样一个各种沾不到的角色,却在设计产品。我不会写代码也不会画iCon,但是这个网站的确是“我做的”。如果我独立出来,没有了开发和视觉,我依旧回到了渔民身份,什么都做不了。

虽然我在学一些简单的前端,或者以后有兴趣了还可以学学其他的技术,但显然我不可能去做前端开发之类,我只是为了在这个尴尬的岗位上做的更好一些。在这个行业里,一般水平的技术和设计到处都是,大牛大多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如果仅仅需要支撑一个岗位的技术,那不需要亲力亲为,但灵气却是完全可遇而不可得的事物。

一个人烦躁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会烦,所谓祸不单行。媳妇的手机有问题,不停地被偷流量(一天近3G),已经损失了五百块,虽然投诉了十多次那边说会退款。期间的复杂也不在这里废话,中国联通这样操行的公司大家也都清楚。

玩了一个很烂的游戏叫Diablo3。真的很烂。如果从道德层面讲,Diablo换了一个无德的团队是很显然的。而我又是一个运气很差的玩家。我一直认为,游戏中的掉率之类的随机算法,是检测一个人一辈子运气好坏的最有效方法。经此检测我果然就是那种运气很差的人,这种运气常常伴随一生。想起小时候抓阄参加英语演讲比赛都会抽到很不好的签,玩魔兽世界只要超过两个人roll点,我就名列第二以后。

前两天在某个网站上看到了mac版移植的Pal(仙剑奇侠传初代),重新玩了一遍,很兴奋也很难过。武侠总是容易让人难过的。虽然我看过那种非常理智的分析这个游戏情节对男人的取悦,但还是止不住难过。就如我高中看金庸14部小说看200遍,但越大了越不敢看,一看就会非常难过。

短时间还会继续烦躁下去,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会非常不舒服,每天吃了饭也会觉得四肢很无力,牙龈出血越来越严重,目测是亚健康了。多希望能安安静静的找个地儿思考,把各种混乱的东西捋清楚。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